[银英同人]失落的宇宙 (12)

Shoulder

失落的宇宙

十二

西尼望著菲利克斯的心事重重的脸,似乎觉得疑惑,但是并未发出任何问话。

菲利克斯注视著西尼,觉得纵使死神的羽翼曾经拂掠过,却似乎没有在这个人的生命中留下什么深刻的痕迹。

他第一次感觉一个人的心灵能够如同钻石般恒久而澄澈,纵使宇宙毁灭,这样的心灵仍然不会磨损…

虽然这个人不是那个已经成为恒星的魔术师,但是,或许精神上的稳定到达极致时都是类同的,某些最珍贵的特质,似乎真的重现,和敬慕者口中传承的伟人的某一面,有著微妙的重叠。

「…我要回费沙。」

原来如此。这样的表情浮现在西尼平淡的神色上。

「你也一起去。」菲利克斯回避西尼的眼光。

菲利克斯非常能抓住西尼对自身生命的想法。

虽然西尼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积极地拯救自己的性命,重点也不过是不愿意造成菲利克斯的困扰。现在西尼担心的家人应该是不会受到危害了,如果菲利克斯一走,很难讲西尼是否会立刻让自己消失在这个宇宙中。而且,所谓的消失,可能是最彻底的那一种…永绝后患…

西尼是不同意去费沙的。但是,如同对于其他任何事一样,他也只是认了似地耸耸肩,接受了菲利克斯的安排。

一开始,菲利克斯的打算是让西尼跟他一起回家,毕竟首席帝国元帅的宅第,安全上总是不成问题。但是这一次,西尼却无论如何都不同意。

「请不要造成你父亲的困扰。」

菲利克斯心里起了一个念头,他说:

「好吧!我名下有一栋房子,一直都没人住。地点还蛮僻静的,应该比住在旅馆好,而且我还不用替你付房钱。暂时就去住那里吧!」

等到到达之后,西尼才发现那不只是「一栋房子」而已,那其实是罗严塔尔留下来的豪华宅邸,菲利克斯在二十岁那年继承了这笔财产,但是一直都没有加以利用。

菲利克斯看到西尼呆然的表情,不禁失笑。

西尼转向菲利克斯,说:

「…其实,你喜欢危险的事,是吧?」

菲利克斯心中一动,没有回答。

西尼摇摇头,走进屋子里。菲利克斯也随之进去。

整栋房子保养得很好,住起来应该是很舒服的。罗严塔尔生前,也以懂得享受豪华生活闻名。

西尼坐下来,沉默了一会儿,说:

「或许我没资格这么说,但是,希望你要尽快让皇帝知道我的事。坦诚是最简单的一条路。皇帝要把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应该是不会再危害到其他人了。我不希望我最后危害的一个人…竟然是你。」

菲利克斯凝视著沉静的西尼,心底像是被钻了一个无底洞,思绪飘荡,找不到著陆点。

你真的自私,只是不想让自己背负别人生命的沉重,却不在乎让你自己的生命重量,由别人来担…

但为什么你的自私,如此在我的心底不断下沉?到了怎么也捞不起的深度…

菲利克斯突然觉悟到,原来沉甸的牵绊是没有极限的。对一个人的在意到了不能再沉重的地步,却不能保证不会再对以外的人有感觉,无论是不是所谓的爱。

再次见到养父母,菲利克斯觉得彷佛恍如隔世。

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亲情,不是更显得珍贵吗?自己竟然一直以来,就这么轻忽…

米达麦亚拍拍儿子的肩膀,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一种放心的宽慰溢于言表。

菲利克斯拥抱母亲,感觉母亲似乎变得更娇小了。

「爸爸,妈妈,我决定搬出去住。」

一时之间,米达麦亚和艾瑟芳琳只能楞楞地注视著菲利克斯。

菲利克斯说:「我想搬去我的生父留下来的那栋房子。我还是会经常回来,请你们不要担心。」

艾瑟芳琳沉默了一会儿,说:

「难怪你都没有带行李回来,你已经先去过了吧?」

「妈妈…」

艾瑟芳琳笑了笑:「我明白。不过你要经常回来吃晚餐哦!妈妈喜欢你吃我做的菜。」

「…我会的。」

菲利克斯望向米达麦亚。

米达麦亚的肩头微微垂落,说:「既然你母亲都这么说了…记得要经常回来。」

菲利克斯拥抱父亲,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受。

这样温暖的亲情,他不知道这一生该怎么回报。

「米达麦亚先生,这边请。陛下在御书房。」

踏进熟悉又陌生的宫廷,菲利克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曾经决定不再回来的,不再见那个始终萦绕他心中的人。

没想到现在,为了另一个人,他再度回到这里……

大门打开,金色的辉煌闪入菲利克斯的眼里,他的心跳好像在一瞬间停息。

金色的光辉跳动如火焰,灼伤、撕裂、焚毁…

整颗心都颤抖,他要花费好大的力气,才能使自己站立在原地。

爱,是如此让人痛楚…

累积了两百个日子的渴念,一瞬间被触发,淹没他…

大门在他身后关上时,他不知不觉。

皇帝低著头写著什么,看不见脸上是否有什么表情。

菲利克斯沉默著,他并非有意如此,只是所有的爱欲思念一下子梗住了胸口,他发不出任何声音。

皇帝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直视菲利克斯。

当色泽较为浅淡的眼睛所投射的视线抵达菲利克斯湛蓝的双眼时,菲利克斯发现自己的悸动原来还没有到达极限。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眼前这个人…

虽然在梦里复习了千百遍,眼前的容颜还是比记忆中更魅人。

伸手可及…

他的皇帝已经有所不同,更成熟,更锐利。似乎在短短半年中,从一个男孩蜕变一个男人…

菲利克斯感觉自己终将溺毙在自己的向往中,永不清醒。

皇帝的表情产生微微的变化,一股怒气浮上面庞。

「向我低头这么难吗?」

从第一句话开始,亚力克就舍弃了皇帝的用语。一种痛苦又甘美的迷醉侵袭菲利克斯整个人。

亚力克看菲利克斯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板著脸说:

「那封空白信…就当是你向我认错好了。」

「…原来你看到了?」

亚力克生气地说:「废话!从你跑去海尼森,我就一直等著你什么时候才会认错。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一去就是半年!」

西尼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亚力克根本就误解了当初他那番话的意思。

「对不起…」这句话不自觉地就溜出菲利克斯的口中。

亚力克深呼吸了一次,说:

「算了。我不是完全不能体会你的处境,所以我才签了那份任命书。每个人都认为你会利用我对你的信任背叛我,而我又偏偏不顾别人反对要把你放在身边。你有能力,别人怕你谋反,你藏才,别人又会批评你不过是个弄臣…」

亚力克凝视菲利克斯的双眼,说:

「更糟的是,在其他人眼中,你什么都可以是,甚至可以是个背叛者,就是不能是我的朋友。」

「…别再说了。」菲利克斯不能不阻止亚力克说下去,否则他将要失去对自己的控制…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同时最幸福也最痛苦?

亚力克看著菲利克斯复杂的神色,说:

「我绝对不会重蹈我父皇的覆辙。」

菲利克斯沉默。

你不懂,你不明白…我…不值得你那么高贵纯净的友谊…

往无底的深渊,菲利克斯加速坠落…

他剧烈震荡的心并没有得到喘息的机会,一道雷霆紧接著又劈了下来…

「我要任命你为秘书官。」

菲利克斯惊愕地注视亚力克的双眼。

「……」

亚力克摆了一下手,说: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这是我的命令。」

菲利克斯说:「…皇太后不会赞成的。」

亚力克的脸色变得阴沉:「这你不用管。」

菲利克斯的心中某种不祥的感觉被刺激起,问:

「陛下是不是为了这件事跟皇太后起了争执?」

亚力克不说话。

「微臣不希望陛下为了区区臣下而跟皇太后产生龃龉。」

亚力克甩过头:「不是为你,是为我自己。」

亚力克下诏令菲利克斯返费沙的事被皇太后知道之后,皇太后表示关切。

当亚力克进一步表示要任命菲利克斯为秘书官时,皇太后表达了严正的反对之意。

「身为帝国的君王,应该对臣下一视同仁。陛下对特定人士的偏私,著实并非良事。」

皇太后不再掩饰对于亚力克太过亲近菲利克斯这件事的不悦,也不再掩饰对菲利克斯不信任的疑虑。

亚力克因此触发了长久以来累积的怒气。

随著言词愈形直接激烈,亚力克冲口说出了禁忌的言语:

「因为父皇亲手害死了自己唯一的朋友,而母后您根本没有朋友,所以也要我跟你们一样吗?」

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皇太后希尔德挥手打了亚力克一巴掌。

「你不知道你父皇有多后悔!」

亚力克冷冷说:「我知道,所以我不想尝到跟他一样的滋味!」

于是,皇帝与皇太后之间的冲突,正式表面化…

亚力克说:「正式任命从下个月开始,这段期间,你暂时回复原职。」

「…遵旨。」菲利克斯苍白著脸从皇帝面前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