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同人]失落的宇宙 (4)

Shoulder

失落的宇宙

海尼森的首府跟行星同名,是一个市容凌乱却美丽的都市。

这就是自由的痕迹吗?

菲利克斯望著车窗外的景物,心情似乎有些轻松了起来。

海尼森不像费沙那么整齐清洁,繁荣的程度也比不上,但是,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一种乱的美感。

或许自己天性就是会被倾向错误的东西吸引吧?菲利克斯自我解嘲地这么想著。

菲利克斯的身分是帝国住海尼森事务辅佐官之一,应该可以是个闲差事。当然,如果想要积极工作的话,甚至也可以成为监督事务官这样的职责。不过,菲利克斯没有这样的打算。

辅佐官一般是三到四名,顾名思义,主要的任务就是帮助事务官推动各项行政工作。之前一位辅佐官因病退职,菲利克斯知道这件事之后,就主动提出了表示希望得到这个职位的申请。在皇太后的示意下,早就希望把菲利克斯从亚力克身边隔开的一派人马,积极促成这项人事任命,就缺皇帝的认可了…

菲利克斯到了这时才告诉父亲。

虽然米达麦亚已经从其他大臣口中知道此事,却一直保持沉默。

获得父亲的支持之后,菲利克斯才去要求亚力克签署任命书。

一支笔,从实质上以及精神上,彻底分开了彼此…

菲利克斯不敢去想,亚力克在签署时是抱著怎么样的心情。

是沉痛?是鄙夷?是愤怒?还是……

不过,在别人眼中,菲利克斯依然具有「皇帝亲信」的微妙身分。

从事务官卢博格准将特别谨慎的态度中,菲利克斯知道别人对他的看法。

皇帝的特使、皇帝的耳目、皇帝的钦差、皇帝的弄臣……

随便他们怎么想好了。

长久以来在精神上疲惫不堪的菲利克斯现在只想藉著陌生的环境调整自己。

他试著给自己一个机会,开始另一种人生。

卢博格准将不喜欢菲利克斯插手政事,表面上当然不会露骨地表现出来,不过菲利克斯心中雪亮。事务官已经认定菲利克斯就是皇帝派来监督的特使,但是又不愿意屈尊降优向菲利克斯示好,所以就转而阻挠菲利克斯进入既存的事务局体制。其实菲利克斯根本不在乎,他原本就是抱著逃避的心态来赴任的。

他的生父地下有知,一定会皱眉吧?

罗严塔尔的儿子,竟然是这样一个欠缺大格局的人…

怎么样都好,总之,先让我休息一下…

在生理以及心理上都耗到了极限的他,没有精力去想什么发展、进取、鸿图大业。

分配的官舍堪称华丽,却冰冷。

菲利克斯不怎么喜欢待在官舍中。

来到海尼森五个多月,他完全不想去认识任何人,也不想去寻求多变的激情,只是一个人,沉默地、平淡地过日子。

他发现一个不错的地方,就在离官舍走路不到十五分钟之处,有一个小湖,杳无人迹。

坐在湖边,喝著烈酒,让胸中的火热与吹拂脸上的冰凉形成对比,虽然寂寥,但是,他似乎找到了渴望长久的平静。只要不想那个身影…

他还是会梦到那个人,有时梦里,宣泄著清醒时所勉强压抑的所有情感,激烈得连他自己都不敢面对。他害怕作梦,害怕沉睡。

他喝酒愈来愈多,有时在半夜,藉著星光,醉醺醺地从湖边踱步走回官舍,第二天到下午才去事务局。

没有人对他的怠惰有异议,虽然背后可能耻笑不已,但是基本上,他的怠惰总比积极不给人那么大的威胁感。

罗严塔尔之子,皇帝的亲信…

有辱父亲的英名哪…不论是生父还是养父…

谁能想得到,英雄的后代竟然是他这样被自己所困的人呢?

菲利克斯又涌起进入人群的冲动,没有人能够长久享受那样的孤独的。

但是他踌躇了,根据过去的经验,他的身上似乎有著特殊的标记,不需要询问,除了大胆的女性之外,恋慕同性的男人会自动找上他。

无论在男性或女性眼中,既像生父也像生母的菲利克斯是个异常俊美的年轻男子。

曾有一个男人对他说过:

「你的眼睛里,充满著欲望的魅力。」

对心灵情感的强烈渴求与逃避,转化成那样的火光。

菲利克斯阻止自己,他不要再堕入那样的欲望漩涡里,否则他何必逃来这里?

不能再重来一次,他已经知道那样没有任何用处。

难道他注定不能拥有单纯的人际关系吗?除了激情,就是孤独…

有没有那样一个人,能够安心、单纯地相处,可以让对方了解自己,又不必害怕失去?

但是,或许因为菲利克斯几乎等于是在宫廷中长大,除了亚力克,他没有朋友。

走进陌生的人群中,接近他的人对他都别有所求。

知道他身份的人因为他亲近皇帝而来,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则因为他的外貌而来。

菲利克斯在那些复杂的眼光下,觉得失去了自己。

今天特别冷,从湖面上吹来的风寒意深重,菲利克斯觉得想睡,他已经喝得很醉,就这么一睡不醒的话也未尝不好。

「…在这里睡著会冻死的。」一个沉静的声音说。

菲利克斯睁开眼睛,寻找著说话的来者。

他侧过头,看见右边不远的地方,坐著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黑发青年。

黑发男子望著菲利克斯,黑色的眼睛平静深沉。

菲利克斯问:「你是谁?什么时候来的?」

「我已经来了一会儿了,只是你没发现。」黑发男子说。

「我以为只有我知道这个地方。」菲利克斯说,浓重的睡意再次袭来,他觉得很倦。

黑发男子说:「你不能睡,这里太冷了。」

菲利克斯不理他,任凭睡意征服他整个人。

黑发男子显得有点不知所措,犹豫了一会儿,走过来伸手想扶起菲利克斯。

菲利克斯说:「别管我。你不怕吗?我是很危险的人…」

黑发男子停下动作,一脸迷惑。

「你不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种男人只对男人有兴趣。你不怕我对你怎么样吗?」

菲利克斯的声音含糊不清,黑发男子好像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黑发男子搀起菲利克斯,离开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