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谢尔伦的季节 (1)

Shoulder

伊谢尔伦的季节

如果我会飞翔,那是因为我曾站在伊谢尔伦的土地上

追逐庆典之梦,从那一刻起,直到永远…

第一章 一个开始

伊谢尔伦,虚空的女王。

法尔可·艾法维里从舱窗望过去,感觉自己的心跳与舰体至那个人工星球的距离成反比,彷佛没有止境地加速著。

军事政变的闹剧落幕之后,同盟军的人事刮起大搬风,许多原本驻扎伊谢尔伦的资深军官、士兵被调离,所以近来一直有载满新兵的军舰驶入伊谢尔伦的宇宙港,至少在数量上,要把伊谢尔伦的军力补充到原来的水平。

法尔可·艾法维里也是补充兵力的其中之一。

亚姆立札战役之后,法尔可的哥哥的名字就列在那超过两千万的死亡失踪名单上。

当接到法尔可要调派到伊谢尔伦的通知时,母亲陷入歇斯底里的愤怒中。

「我已经死了一个儿子!他们竟还要把我唯一剩下的儿子调到前线去?没天良啊!那些混蛋!!」

法尔可安慰母亲,虽然是前线,但是好歹他只是一个整备兵,不会真正有危险的。再说,伊谢尔伦是杨提督驻守的啊!一定不会有事的。

听到杨提督,母亲终于平静下来。

那时,同盟军从亚姆立札败北而归,看到只有杨提督的麾下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生还者,母亲曾悲叹著说,为什么她的儿子不是隶属杨提督的舰队?如果是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平安回来了呀!

不管是真实也好、虚幻也好,对于近乎绝望的一般平民来说,政府确实成功地把人民的目光转移到杨提督身上,好像在一片混沌晦暗中,杨提督代表著一些光明的梦想,虽然,那可能是经过放大器所放大许多倍的。

法尔可也有著那样的憧憬,所以对于能够被派驻到伊谢尔伦这件事,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而且,除了杨提督之外,他所仰慕的另一个人,也在那里。

卡斯帕·林兹。

对于卡斯帕·林兹,法尔可的记忆并不是英勇的肉搏专家,而是一个有著得天独厚歌喉的歌手。林兹跟法尔可的哥哥安德鲁是军校中认识的好朋友,一起组过业余性质的乐团,安德鲁是吉他手、林兹是主唱,而法尔可也曾被安德鲁拉去充当键盘手过,就是因为这样才认识了林兹。

外形剽悍的林兹,唱起歌来最拿手的却是悲伤的情歌,也是让人感到非常有趣的一点。

法尔可一直觉得林兹非常多才多艺,是个真正的强者,认为他跟「蔷薇骑士」这个名称非常相配。后来听说林兹当上了蔷薇骑士连队的连队长,他也觉得余有荣焉。

蔷薇骑士连队随著杨提督驻在伊谢尔伦,所以很有可能可以见到好久不见的林兹啊!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唱歌呢?

总之,派驻到伊谢尔伦来,对法尔可而言,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准备进入宇宙港的广播响起,每个新兵的心情都不自觉兴奋而紧张起来。

想想数十年来,能够进入伊谢尔伦的同盟军人,数目也实在并不多。单是这一点,就够让人觉得荣幸的了。

在战舰的领航下,运输舰平稳地入港,与登陆台接舷。

坐在法尔可旁边、也同样是整备兵的一个棕发男子低声说:

「不晓得有没有机会见到杨提督?」

这次补充的新兵人数达到四万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不知道军部是否会安排由杨提督亲自对他们精神讲话?这个无聊的话题在长达一个月的航程上意外地引起许多讨论。

会有这样的猜想,自然是因为这些新兵们完全不了解杨提督的作风。

虽然伊谢尔伦一直在补充新兵,但是杨提督本人似乎并不认为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到今天补充的三十九万名新兵、军官,几乎没有一个人有机会见到杨提督。

本来也是有人提议应该办个欢迎会什么的,但是,由于陆陆续续都有新进官兵到达,举行的时间变得很难决定。最后,怕麻烦的杨提督接受了欢迎会跟新年舞会合并举行的建议。

这些事,当然是法尔可这些初踏上伊谢尔伦的新兵完全不知道的。

四万名新兵在宇宙港就按照所属的单位被各自带开。法尔可跟其他整备兵一起搭乘军用车被载往整备中心。六百名整备兵在一个空旷的地方集合,然后排队报到,同时被告知自己被分到哪里。

法尔可随著队伍前进,心里有点不安。虽然自己是斯巴达尼恩战机的整备兵,怎么分也不会脱离这个,但是也有分发到战舰上或是伊谢尔伦的总基地的分别。

报到的程序很简单,只要把自己的证件刷过辨识器,就会得到一张表单,上面明列著分发的单位以及分配的宿舍。法尔可把证件刷过机器,听著机器吱吱嘎嘎的运作声,然后接过机器吐出来的小纸片。

法尔可把纸片捏在手上,故作从容地走开,然后,紧张地打开捏皱的纸片看个究竟。一看之下,法尔可险些欢呼出声,他连忙调整自己的表情,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

在运输舰上经常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棕发家伙满脸笑容地走过来。

「艾法维里,我是配属到休伯利安耶!你呢?」

法尔可忘记了对方的姓名,答道:「跟你一样。」

「棒呆了!是杨提督的旗舰啊!这下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如果连休伯利安都被打下来,我看我们同盟也等于完了!」

法尔可虽然也同意对方的说法,但总觉得这么说不大中听。

考虑了一会儿,法尔可面有愧色地说:

「对不起,我不记得你的大名…」

「没关系啦!我叫杰西·莫迪,一点特色也没有的名字,本来就不容易记住的。」

两人的宿舍也是分在一起,在陌生的伊谢尔伦中,他们算是彼此的第一个同伴。

虽然才第一天到,可是患有人才荒恐慌症的长官就急急忙忙召集新兵,进行精神讲话,迫不及待地想让每一个新兵立刻就能上轨道。在这种状况下,初到伊谢尔伦的法尔可等菜鸟整备兵马上就被带领著登上了旗舰休伯利安了解环境。

「啊?怎么是这艘?我还以为是那边那艘,那艘漂亮得多啊!」杰西·莫迪咕哝著说。

战舰上的整备场比一般基地中的场地狭窄许多,一些器械的设计也是以便于收纳、不占空间为主,要是不够熟悉每样东西的位置的话,在战争的紧急状况下,一定会手忙脚乱的。而且,还要习惯在行进中、且可能会有偶然震动的战舰上进行精密的整备工作。

「唯一没什么不同的东西只有斯巴达尼恩了。」对于杰西的感叹,法尔可不由得点了点头。虽然只是个整备兵,但是,也还是必须习惯战舰的环境,并不是光懂得维修斯巴达尼恩战机就可以了。

下午五点,休伯利安的战机整备主任尼斯上尉带著旗下的整备兵回到基地,宣布解散。

「这里的好处,就是不到打仗,不会有什么超时勤务!」一个比较资深的整备兵这么说。

法尔可跟其他人各自领了自己的简单行李,怀著期待的心情到了宿舍。

宿舍很大,虽然设备蛮简陋的,但是,空间真的很宽敞,每个人都拥有独立的一个房间。实在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餐厅的晚餐时间是六点到八点,不过,如果太晚去的话,好东西可是都不会有剩的哦!可别说我没告诉你们这些菜鸟!」

法尔可听著,觉得这里有种说不出的自由气氛,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学校里,而不是军队中。他心里想著,不晓得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见到林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