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天空 (15)

幕十五

罗凯出发同日,奉另一道命令,菲利克斯终于获准离开了他待得头疼的医院,前往

他已一年半没有回过的费沙。这道命令,来自他那位金发朋友,皇帝亚历克一世下

召,宣菲利克斯。米达麦亚少校出席他在9月中的登基6周年大典。

由前线回费沙的路上,菲利克斯一直在担心罗凯。自从三年前发现罗凯的交往对象

之一包括沉默提督的千金法黛尔后,菲利克斯就替好友捏了一把汗。内战三年来,

罗凯身边的女伴换来换去,既然新帝国军中不乏美人,这位黑发青年的生活当然不

会寂寞。然而,据菲利克斯所知,罗凯和法黛尔的关系也一直没断。菲利克斯就不

幸撞到过几次,已经挤身为一级名模的法黛尔会不声不响的出现在罗凯的军官宿舍

里。两者的感情似乎很好,又似乎很淡。

虽说法黛尔在狮子泉第二代中以我行我素著称,比如说她以元帅之女的身份选择模

特的职业,进军新帝国时装界,就是让人跌破眼镜的选择。然而,就她那位超级严

肃严厉的父亲而言,菲利克斯认为,婚姻与职业毕竟不同,沉默提督再怎样沉默,

也不会允许独女拿一生的幸福开玩笑。

后代人常常这样评价菲利克斯说:‘虽然血管里流的是罗严塔尔的血,但菲利克斯

的人生观从骨子里是继承了米达麦亚,特别是婚姻问题。虽然青年时代的菲利克斯

自己也算不上操守良好,但对于他那位黑发朋友的恋爱,菲利克斯始终扮演着忧心

重重的好友这一角色。’

是以,对于由沉默提督亲笔签署的这一调任命令,罗凯本人没什么反应,紧张的反

而是菲利克斯。一路回费沙,蜂蜜色头发的青年人有些促狭的想着,这件事最好的

结果,应该是罗凯被未来的岳父捉去结婚。至于最坏的结果,以艾齐纳哈的为人,

还不至于效仿旧贵族,把看不顺眼的部下送到死亡线上去。那么,其他报应也是罗

凯活该,让他去受点教训好了。大概是临行前的忠言又被黑发友人讽刺了回来,菲

利克斯此刻的想法中有那么一点恶作剧的成份。

一路紧赶活赶,菲利克斯终于在庆典开始的前一天回到了费沙,市内庆典的气氛已

经很浓,然而,更浓重的是整个帝都中严阵以待的战争气氛。自从克斯拉元帅在回

廊右翼突围开始,新都费沙的四周就进入了重军戒严状态。当年的莱茵哈特大帝改

道费沙攻陷同盟,定都与此,谁说不是宇宙霸者的选择?然而,在若干年后的今天,

新都的地理位置清楚的告诉众人,一旦对岸出现敌影,新都等于暴露在敌人的第一

线前。为此,有些大臣也提出了迁都的建议,这一议题却遭到了帝国首席元帅兼国

务尚书米达麦亚的断然否决。既然有疾风之狼亲自率重兵坐阵,新都的安全也就得

到了最高的保障。

然而,走在街上时,菲利克斯还是明显感到,市面比他小时候,甚至三年前冷清了

许多。因为皇帝登基纪念的缘故,市中心广场上兴建了一些庆典用的表演台,花坛,

许多建筑物上也都飞扬着国旗和各色彩旗,但人群中却缺少一种活泼高昂的节日气

氛,这与那些建筑物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反差,仿佛是心情欠佳的人穿上亮丽鲜艳的

服装,却反而进一步衬出了心情的沮丧。那灰色的薄雾,仍然弥漫着整个费沙。 

这种感觉,在前线一直忙于打仗,感受不深,反而是回到首都,才真正体会这其中

的压抑。菲利克斯深深吸了口气,把灰色的东西都先抛到脑后,他决定在回家前去

附近的蛋糕店一趟,买两包妈妈最爱吃的‘小醉汉’ 回去。自己只是回到费沙片刻,

就已经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母亲在这种环境中支持着父亲和自己,却已经过了三

年了。

栗子树蛋糕店的胖老板娘见到菲利克斯非常高兴,对许多邻人而言,这个蜂蜜色头

发的青年不是什么元帅之子,而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阳光男孩。是以,走出蛋糕

店的时候,菲利克斯不但白拿了两包甜点心,蜂蜜色的头发上也挂上了白色的蛋糕

粉。

帝国首席元帅渥佛根。米达麦亚元帅并没有人们所想象的元帅府,他的家不过是座

落在费沙南部一个宁静的街区的某栋两层小楼。这条街区的建筑大多是奶油色和淡

灰色的,掩映在道路两旁已有30年历史梧桐树的绿荫中,显得十分幽雅。道路不宽,

也没有什么外来的车辆,因此最适宜住家,每家的门口通常是个美丽的花园,也有

人别出心裁的修起一个小小的喷泉。

如果说费沙是菲利克斯的故乡,这个街区就是他自幼生长的地方。街道上的每棵树,

甚至邻家花园里的每条金鱼,都充满了他童年和少年时代美好的回忆。无论在未来,

他的脚步漫游至宇宙的那一个角落,只要想起这里,菲利克斯的心底就会充满温柔。

事实上,菲利克斯还不知道,米达麦亚正是在收养了他之后,才放弃了军官宿舍,

搬入这个完全居民化的街区的。让菲利克斯在完全正常温馨以及充满爱的环境中成

长,大概是米达麦亚所唯一能为早逝的友人以及自己所作出的补偿。

走在熟悉的曾经走过千万遍的回家的路上,菲利克斯的心情开始变得很好。一边偷

吃了一块小醉汉,蜂蜜色头发的青年人想着,一会儿该怎样偷偷的溜进屋子,给父

母一个意外的惊喜。想得太美的下场是,菲利克斯刚一转弯,就迎面重重撞上了一

个人。小醉汉的甜雨中,那人先是有些气愤,但在看清菲利克斯之后,却愣住了。

久久,如同雕塑般完美的唇角动了动。

“嗨!菲利克斯。”

撞到了皇帝陛下,菲利克斯只好放弃了先回家的愿望。照他最初的意思,原本是想

请亚力克回家坐坐的,但再转念一想,刚才亚历克宁可在这周围兜圈也不进他家,

想必是有什么事要找他,又不想当着父亲的面开口。如此一来,现在把皇帝带回家,

对父母以及亚历克本人都是个困扰。于是,九月的阳光温暖灿烂,豪奢的金发在阳

光下摺摺生辉,新帝国皇帝和他久别的朋友一起席地坐在了邻近公园的草地上。确

切一点,先毫不在意坐下的是菲利克斯,之后,亚历克也就带着一丝犹豫慢慢坐下

了。

“来,吃块小醉汉,老板娘刚刚烤好的,还烫手呢。”

“谢谢。”

亚历克接过了一块果然还烫手的甜点心,默默咬了一口。两人简单交谈了几句近况,

谈到时局战事,菲利克斯不想多讲,亚历克也就沉默了。

“菲利克斯,我想去前线!”

很突然的,金发皇帝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把菲利克斯吓了一大跳,一时弄不清该用

朋友还是臣下的身份来面对这一问题。

“父皇曾经说过,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皇帝绝不躲在士兵们背后,在安全的宫廷指挥

作战。我身为莱茵哈特的儿子,更没有理由去作个懦夫!”

仿佛只是自言自语,亚历克由沉默中升起的声音十分清晰,青年人以及皇帝的双重

自尊自负正在那金发的身体中迅速膨胀。菲利克斯沉默了片刻,他不知道亚历克是

从什么地方冒出了这个念头,但,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他在听到的第一刻就已经在

理智上作了否决,所要寻找的只是措辞。冷静了一刻,菲利克斯已经找到了自己的

答案。

“但,先皇在双璧争霸战中,也没有亲临战场,而是委任家父代理出征。”

冰蓝色的眼中蓦的射出了强烈的光彩,咄咄逼人的射向了天空颜色的双眸。与亚历

克相反,菲利克斯的表情象水一样平静,甚至在说出双璧争霸战时,神情也好像只

是提到了部份历史似的。久久,平静胜利了,金发青年只是自失的一笑。

“我说不过你。”

这句话的结句,亚历克罕见的没有用命令的口气,或者他仍在命令,但因为那个有

些自失的口吻,反而象是请求。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已经年长的菲利克斯回想起那天的决定,不由有些怀疑,自己

是否作出了正确的选择?也许,作为灰色皇帝,亚历克的确适合办公桌多于战场,

或许,他的能力永远无法达到黄金狮子王所延伸的地方,但,他的人民,大臣,甚

至好友,也从未真正给予他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对此,年长后的菲利克斯一直深

感内疚。

无论如何,在街心公园中的这次短谈,就是罗严克拉姆王朝的第二位皇帝,亚历克

一世在狮子泉争霸战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出亲临战场的愿望,虽然,只是在

他的好友面前。

也许,当时并未进一步深思,不只是因为年轻,更重要的是,就在次日,登基6周年

庆典的第一天,一个不幸的消息突然自伊谢尔伦传来:克斯拉元帅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