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天空 (13)

幕十三

新帝国历30年8月,某个凉夏的午后,保皇派司令部办公室内有两个人在交谈,但传

出的声音只有一个人说话。毫无疑问,不说话的这位就是沉默提督艾齐纳哈,而他

沟通的对象则是他的副官亨利。希尔少将。

刚刚由准将升为将官的亨利。希尔现年34岁,是位中等身材,褐发蓝眼,外观平平

无奇的男子。这位帝国新少将出身于一个中等家庭,从军并非自愿,而是因为家里

有对即望子成龙又疯狂崇拜莱茵哈特大帝的父母。幸而,这一选择对希尔而言也非

完全的错误。青少年时,希尔在军校的成绩算不上秀才,但也一直相当优秀,正式

成为军人后,则以实际的办事能力和乐天的性格赢得了历届上司的高度好评。

军部很快发现了这个人材,特别看中了当时还是中卫的希尔善于与人沟通,实践能

力强这两个优点,把他推荐给了沉默提督艾齐纳哈作副官。九年来,亨利。希尔不

负众望,和这位沉默不语的上司相处融洽,除了新年恶作剧外,没有错误翻译过艾

齐纳哈比画出的任何手势,因此被同事们开玩笑似的誉为沉默提督有史以来最称职

的副官。

然而,一切优点之外,希尔少将也有一个见不得人的缺点,这就是他的畏高症。这

种特殊的畏高症不同于一般人的同类病症,是种完全源于心里和知识上的畏高。希

尔不但站在高楼上会两腿瑟瑟发抖,就是安稳的坐在宇航船上,只要一想到斯时离

地面的实际高度,就会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严重时甚至会极不体面的昏倒。唯一让

希尔感到安心的地方,只有那些恒自千万年前就天然存在的星体,这也就是说,即

使是踩在宇宙港或人造行星的地面上,希尔由于他奇特的畏高症,也会觉得异常不

安。

这种有失体面的畏高症不但在生活上带来了许多不变,更严重影响了男人的自尊和

军人英勇的形象。为此,希尔少将花了不少时间和冤枉钱企图克服这个心理障碍。

不幸的是,无论服药,催眠,心里疗程,都象把水泼进沙里一样,毫无用处,甚至

还越治越糟。

一位好心而鲁莽的同事曾开导希尔说,即使是最古老的星球,其实也不过是宇宙中

的孤星之一,和灰尘,宇宙港,人造行星并无区别,甚至在几千几百年前就有位狂

人要用长长的杠杆把人类当时居住的地球橇起来。这种话真是不说还好,自从听说

有人曾经企图橇地球之后,希尔少将即使在天然行星上,也总有些颤颤惊惊,唯恐

地球教的余孽哪天也会效仿先人把哪颗孤星橇上一橇。

总之,在各种尝试皆告失败后,希尔少将也只好放弃了治愈的奢望,任由同事熟人

拿这件事作为笑柄。因为这个毛病,生活在宇宙时代又作了军人的希尔一年中也难

得有几天舒心的日子,事实上,自从狮子泉内战爆发,费沙第八军医院就不断收到

了希尔少将大量订购特效镇定剂及晕旋剂的药单。

除了畏高症外,另一个常让希尔倍受取笑的话题是:希尔的选择。值得注意的是亨

利。希尔在他至今12年的军人生涯中,有四分之三的时间一直固定出任沉默提督的

副官。在狮子泉内战爆发前的9年时间中,他的官职仅由中卫升至上校,并且因为职

务限制,一直在上校这个位置停滞不动。无论从帝国的军队规章还是一般常理来说,

希尔如果更进取一些,是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转调其他的工作,或者说获得更多的升

迁机会。然而,精明强干的希尔上校笑眯眯的放走了许多晋升的机会,继续十年如

一日的作他的副官,甚至直到因为木马计成功而终于升上了少将后也没有转换工作,

只是由副官多兼了一项幕僚的职责而已。

是什么让希尔少将作到如此忠心不二?沉默寡言,超级严肃严厉的艾齐纳哈本人显

然欠缺狮子泉其他几位名将那种让下属誓死追随的风采,希尔愿意一直作哑巴的代

言人,不象是出于对上司的崇敬。于是,促狭的同事放出了风声:希尔少将甘作副

官真正目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要忘了,艾齐纳哈家的千金,正是被誉为狮子泉

下代中第一美人的法黛尔。冯。艾齐纳哈小姐啊。

完全继承了黛丝蕾夫人的惊人美貌,法黛尔的眼睛是碧绿色的,仿佛春天深深的湖

水,又象天空中两道最明亮的闪电。有人说,希尔副官第一眼看见法黛尔小姐不经

意的轻轻转动那双碧绿眼珠时,就已经神魂颠倒,全军投降了。

有关这一传言是否属实,外人无从证实。唯一可见的是,希尔少将一直未婚,并积

极参与上司家的各种家庭活动。即使美丽的元帅之女对父亲副官的热情到此为止没

有明确的答复,但可以相信,元帅本人及夫人对希尔这位准半子是满意的。毕竟,

除了畏高症,我们的希尔少将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

当然,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副官不会贸然开口向准岳父提及对其千金的爱慕,伶牙

利齿与沉默之间沟通的是最近的战局。整个过程中,希尔一直滔滔不绝,艾齐纳哈

则一直靠在椅背上,沉默的听着,唯一的回应是偶尔下意识的以指节轻击桌面。 

希尔分析的重点是,目前保皇派有一个难得的先机。整个狮子泉争霸战中,保皇派

几乎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忙于奔命,每一个军事部署,都是紧跟改革派突袭所作

的相应设定。但这一次,首先被迫落子的将是克斯拉,而艾齐纳哈会根据他的决定,

谋定而后动。

木马计成功后,克斯拉元帅的兵力已经完全被孤立。在这种情况下,克斯拉元帅将

有两个选择,一,继续其游击战,而这点在保皇派日益严密的包围圈下,几乎是不

可能的,那么,第二个,也是唯一一个选择,冲回要塞,与主力军会合。

一旦克斯拉元帅真的走上这无可选择的一步,在他率领兵力冲回要塞时,就是保皇

派的机会到了。即使是铁璧缪拉,想要在数目上占绝对优势的敌军面前,即坚守要

塞又迎接友军,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就是说,在克斯拉军回到伊谢尔伦回廊的一

刻,也就到了这场漫长的狮子泉争霸战的最后关头。

当然,这个并不深奥的道理,艾齐纳哈能想到,克斯拉更没有不知的道理?那么,

假设克斯拉元帅在知道这点弊病上作出决定,以牺牲自己的方式保持要塞,并不如

所预料的一样与要塞军汇合。这样一来,在数目上占优势的保皇派还是可以逐步吃

掉孤立的克斯拉一军,之后再慢慢图谋要塞。这并不是不可行,只是这势必将这场

战争的时间拉得更长,而这正是保皇派所最不乐见的事情。

希尔的报告已经结束很长时间了,而艾齐纳哈依旧沉思着。这似乎说明,这个在沉

默之外渐渐有了阴险之名的男子,正在作一个艰难的决定。

三天后,保皇派外围的军队开对克斯拉元帅的游击部队的进行一系列的层次化包围,

其比率是6比1。后代统称这一系列的包围战为‘艾齐纳哈的面口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