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天空 (4)

幕四

到达宇宙舰队司令部总部后,因为是久别重逢,两位朋友一直走到拜耶尔蓝上将的

办公室门口才握手告别,并且相约晚上再到海鹫见面。目送罗凯离开后,菲利克斯

回过头才发现拜耶尔蓝上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中年后以冷静理

智著称的上将脸上表情十分复杂,似乎有什么心事。

对于菲利克斯的疑问,拜耶尔蓝没有正面回答,直接带他去见正在办公的米达麦亚,

自己则替他们关上门,以便这对父子可以说些私话。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拜耶尔

蓝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刚才所见的那一幕,又重新回到了脑海里。

事实上,每次看见菲利克斯和他那个黑发的朋友时,拜耶尔蓝都会有同样的感觉。

也许,不知情的只有菲利克斯而已,那个叫作罗凯的青年,和已故的帝国元帅,菲

利克斯的生父罗严塔尔,在气质上有着无法解释的肖似。同样的黑发,同样冷淡中

略带嘲讽的神情,同样的贵族品味,甚至连性好渔色却又有冷笑的怪癖都一模一样,

几乎是罗严塔尔的另一个翻版。以致于拜耶尔蓝第一次见到罗凯的时被吓了一跳,

差点以为是金银妖瞳的元帅复活了。

也许是因为太过肖似的缘故,拜耶尔蓝在暗中对罗凯作过一番调查之后,曾独自拜

访了以前的长官米达麦亚,并且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怀疑,认为奥斯卡。冯。罗凯极

有可能是菲利克斯同父异母的兄弟。这个怀疑并不是毫无根据的,拜耶尔蓝在调查

后提出了几项相当有力的证据。首先,已故的罗严塔尔生前以性好渔色出名,有自

己不知道的私生子存在并不意外。因为是私生子,所以很有可能被母亲丢弃在孤儿

院。其次,罗凯的名字和罗严塔尔除了最后的姓氏之外,几乎完全一样,这很有可

能是他的生母对父亲为谁所做出的暗示。第三,也是最有力的一点,就是罗凯在性

格和气质上和罗严塔尔有着诸多无法解释的肖似。

米达麦亚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相当震惊,似乎一时无法消化已故挚友尚存另一

个骨肉的消息,只来得及要求拜耶尔蓝暂时保守秘密。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后,疾风

之狼才重新和他的旧部谈起了这个问题。这一次,米达麦亚显然已经把问题想清楚

了,思路和话语都恢复了平日的简明。他认为,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很难说罗凯

是不是罗严塔尔之子。如果真的是,现在揭开这一秘密,对罗凯而言未必是件好事,

反倒不如保守秘密,放在心里就好了。

拜耶尔蓝对此自然唯命是从,只是每每看见这两个一个在容貌上,另一个则在气质

上与故人太过相似的青年,拜耶尔蓝就会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

另一方面,米达麦亚刚刚以父亲的拥抱欢迎了已经有三个月没见面的高个儿子。菲

利克斯从16岁开始,个子就追上了父亲,到现在为止,更是高出一头有余。然而,

每次看见父亲矮小精悍,坚实可靠的身影,菲利克斯的心里就犹然升起一种骄傲安

全的感觉,觉得自己在父亲面前仍然是个不成熟的幼儿。这种感觉不同与面对母亲

时的那种温暖依赖,是父子的精神沟通中所独有的。就菲利克斯而言,对他的生父

罗严塔尔反而没有同样的感觉。

渥佛根。米达麦亚今年已经60岁了,但精神依旧很好,即没有谢发也没有凸腹,除

了灰色的眼眸中增加了成熟的智慧外,看起来仍象是个40开外的壮年人。只有那头

蜂蜜色的头发,经岁月之水稀释后,变成了银灰色,配上黑银色调的帝国军服,给

人一种庄重的感觉。

但在儿子的眼中,菲利克斯觉得父亲在这三个月中明显的老了,究其原因,自然是

内战爆发的缘故。无论这场战争是不是象自己和罗凯所分析的那样,与昔日的同袍

开战,对父亲的内心而言,必定有着无法言语的痛苦,并且也一定触发了父亲心中

某个永远的遗憾。

不过无论如何,爱子平安归来在一定程度上安慰了米达麦亚。从小到大,菲利克斯

不单是米达麦亚引以为傲的爱子,是寄托,更是希望。看着酷似亡友的男孩渐渐长

大,开始拥有属于他的灿烂的人生,对于米达麦亚而言,这是最好的安慰。所以,

曾有许多次,米达麦亚在心中默默感谢自己早逝的挚友,在离开人世前将这个小小

的希望留给了自己。

对于爱子身世的秘密,米达麦亚曾经担心过,结果却解决的意外的轻松。性格光明

的菲利克斯在知道秘密后一点也不吃惊,甚至还拿自己的出身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让米达麦亚从心里松了一口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米达麦亚必须承认,自己希望

菲利克斯得到幸福的心态中有些自私。因为,仿佛只有这个延续了挚友血脉,自己

性格的孩子得到幸福,才能补偿他和罗严塔尔所未能得到的遗憾。每每感受到这种

相当曲折的心理时,米达麦亚就会突然觉得,自己是个真正的父亲了。

这次内战爆发的时候,菲利克斯恰恰行踪不明,统率三军时镇定自如的疾风之狼自

己都无法说清在得到爱子平安消息前的那几天是怎样度过的。虽然知道,即使菲利

克斯真的陷在了伊谢尔伦,缪拉等人也绝对不会为难他。只是,现实的教训不止一

次的告诉米达麦亚,瓜田李下之疑是何等的致命,更何况,菲利克斯,毕竟是有叛

逆之名的罗严塔尔的儿子。

不过,现在好端端的站在面前的儿子已经说明,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看着他的高

个子男孩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米达麦亚几乎觉得,自己实在是个幸运的男人。 

在父子俩的喜悦都稍微平复之后,菲利克斯才问了几句战局的问题,米达麦亚的回

答则相当简单。情况并不乐观,但也没有进一步恶化。缪拉等人占领了伊谢尔伦之

后并没有新的举动。幸运的是,同盟方面到目前为止,表中立态度,并没有卷入争

纷的意图。

易守难攻的要塞,两个常规军的精锐部队,加上三位狮子泉的名将,以及态度不明

保持中立的第三者,菲利克斯这才觉得,即使在单纯的军事上,父亲所面对的挑战

也着实不小。而自己和罗凯单纯的认为,这场内战并不是动摇国本的推测,则未免

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最后,新帝国少校兼海尼森大学历史系的新学士干脆抛开了复杂的军事家推测和历

史学者的分析,回到了儿子的角色上。

“无论如何,我和妈妈都是站在您这边的。”

看着儿子认真的表情,米达麦亚为之宛然。最后,疾风之狼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

“不用担心,也许会有什么突然的变化,不用真的打起来也说不定。有空的话,进

宫去看看陛下。”

离开了父亲的办公室之后,菲利克斯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按照约定往海鹫走去,

而心中也不无内疚。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每个人都忽略了,皇帝亚历克其实

才是真正最需要安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