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焰之舞 (6)

格林美尔斯豪简

银焰之舞六

「苏菲.修洛德尔!」

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安妮希斯卡雅远远地喊了过来:「不得了了!」

在看到一向规规矩矩的安妮希斯卡雅竟会在战舰走道上飞奔而来这样的奇景时,苏菲.修洛德尔将丰润的嘴唇夸张地圈成了圆形:「天啊!我看到了什么?小安妮跑得这么难看——莫非本舰即将在三十秒内沉没?救生舱!逃生门!还是开王尔古雷——」

她的反应倒是让安妮希斯卡雅回复了平常的镇定——或说平常的愤慨——截断了她的话:「受不了!是缪拉司令长官阁下要见你啦!」

「什么呀!」

苏菲兴致缺缺地撇了撇嘴角:

「你说的是赠勋仪式吗?我正在想怎么跷头……」

「不是…喂!」

安妮希斯卡雅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你这个…从克涅希特学姊以来,女子军官学校就再也没有人拿过个人奖项了啊!你是有史以来第二个!算我求你,拜托像样点!」

苏菲比了个手势,安妮希斯卡雅看得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在想两只手就数得完的『有史』还真是伟大啊!」

「修洛德尔!」

对於安妮希斯卡雅的愤慨,苏菲露出了娇美的笑容:「你刚才说不是赠勋仪式?」

这才想起自己是为什么而来的安妮希斯卡雅重新陷入了兴奋之中:「司令长官阁下在赠勋仪式之前想见见你!这是多么大的荣耀不需要我来告诉你吧?」

「啧!」

苏菲.修洛德尔看来是很需要指教地露出了有些夸张的不耐表情:「原来那家伙也是个喜欢凑热闹的啊?因为是第一个拿到修拉勋章的女孩子所以很稀奇是不是?我是保育类动物吗!」

这些话引来了声怒吼:

「苏菲.修洛德尔!」

「好啦好啦!」

似乎因为再度惹得安妮希斯卡雅跳脚而心情大好的苏菲.修洛德尔摆出了一副勉强凑合的表情:「反正那个娃娃脸的观赏价值还不错,我就去看看他吧!」

听到这样的话,安妮希斯卡雅一时间忍不住有了「也许还是不要让她去对女子军官学校的荣誉比较好」的想法……「小妞!」

打断安妮希斯卡雅的烦恼的是个轻佻的声音,随著声音抛过来的则是一罐啤酒,在它几乎要砸到苏菲.修洛德尔头上时,安妮希斯卡雅及时将它拦了下来,无视於安妮希斯卡雅的皱眉,魏特.波格纳对著苏菲扬起了手中的啤酒:「敬击坠王!」

精灵的褐色眼珠中露出了些许意外,苏菲接过安妮希斯卡雅手中的啤酒:「敬被自己人由背後捅一刀的倒霉鬼!」

波格纳低沈地笑著:

「希望这不会成为我的墓志铭哪!不管怎么说,没把那些菜鸟炮手的白痴程度考量进去是我的疏忽,死人还在争论倒不倒霉未免太可笑了。再说,你不是也被自己人从背後捅了一刀吗?」

苏菲的神情在意外之中又多了几分兴趣:「你发现啦?」

「太明显了!一趟出击一架王尔古雷也没打到,却专打驱逐舰甚至巡航舰——你的炮轴被动过手脚了吧?想知道是谁干的吗?」

「我大概有个底…懒得理那个家伙就是了。」

苏菲娇滴滴地朝著波格纳笑著:

「不过我也许该请那个炮手一顿饭吧!你比我想像中要麻烦得多了。」

老虎般的笑容又出现了:

「彼此彼此,托你的福这次会战倒是不太无聊,连著四次击坠罗帕金也就算了,最後你因为炮轴偏了乾脆自顾自打大家伙而让他跟在你屁股後面满场追那一幕可真是够精采——真希望能看到他的脸色!」

「那么,修拉勋章我是拿走了……」

苏菲的笑容消失了:

「另外那个,你还打算试吗?」

「我已经出手啦!」

苏菲盯著波格纳,後者再度露出了有些危险的笑容:「我可不喜欢浪费时间。」

「结果?」

波格纳耸了耸肩:

「没什么结果,她才说一句『有什么事吗?』我就立刻决定放弃了。」

虽然是预期中的结果,但似乎并没有带来多大的喜悦。苏菲是笑了,但那笑容与其说是讽刺不如说是自嘲:「因为你不喜欢浪费时间?」

「没错!美女众多,时间有限哪!要花也得挑对象,是吧?比如说……」

波格纳对著她低沈地笑著:

「小姐有空吗?」

苏菲回了个甜美的笑容:

「那要看你想做什么罗!」

波格纳上半身微微地倾了过来,随著语调的压低危险的程度似乎升高了:「今晚十二点,我在A013等你,如何?」

「好啊!对了,别忘了准备香槟哦!」

波格纳那低沈的笑声中带了几分欣赏:

「没问题!」

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

只因为从小养成的「别人在讲话时别插嘴」的好习惯而忍耐到现在的安妮希斯卡雅,一等波格纳走出了视线外立即低吼了起来:「苏菲.修洛德尔!」

苏菲一脸纯真地回望过来:

「什么事?」

「还什么事——」

安妮希斯卡雅猛抓了抓头发,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後,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干涉你的私生活,不过现在还算是总会战期间啊!

你好歹也——我是说,军纪问题!」

「军纪?为什么会跟军纪扯上关系?难道有那条军纪不准人半夜用模拟机吗?」

「而且你难道不觉得这样有点随便——模拟机?」

安妮希斯卡雅一脸被口水呛到的表情:

「修洛德尔!这实在太——我是说,好歹也在床上吧!」

「床上?」

苏菲睁大了褐色的眼睛:

「干嘛?有模拟宇宙空间飞行对战模式的床吗?」

「飞行对战……?」

在苏菲无辜的注视下,安妮希斯卡雅的脸慢慢地红了起来,苏菲却露出了更加纯洁的笑容:「他刚才是在对我下战书啊!要不然你是想到那里去了?嗯?亲亲的小安妮?」

「苏菲.修洛德尔!」

满脸通红的安妮希斯卡雅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吼,而始作俑者的苏菲则已经笑倒在墙壁上,安妮希斯卡雅狠狠地跺著脚:「你这个…你这个……」

「安妮希斯卡雅…安妮希斯卡雅……」

苏菲.修洛德尔总算止住了笑,摇了摇头,忽然平静地开口:「我是很喜欢你的!」

这出乎意料的话让安妮希斯卡雅有点不知所措了:「呃……」

苏菲.修洛德尔继续著:

「在那家伙离开之後的四年间,如果不是有你一直当我的室友,总是提供我欺负人的乐趣,我早就待不下去了!」

这种显然没有人听了会快乐地当成赞美的话让安妮希斯卡雅火大得忘了追问她原本应该会想问的问题,她紧闭著嘴巴,闷不吭声地往前走。

「喂!生气啦?」

没有回音,苏菲提高了音量:

「喂!」

还是没有回音,苏菲毫不气馁地继续喊:「喂!」

显然真的非常生气的安妮希斯卡雅狠狠地回了过来:「喂什么喂!我又不是没有名字!」

话才出口她便立刻後悔了,果不其然,苏菲立刻接了声:「亲亲的小安妮!」

「别叫我小安妮!」

「毕业後就是分发了,天知道我们下次什么时候才会再见面,你不让我叫几声你以後会很怀念哦!」

「绝对不会!死也不会!」

安静了片刻,苏菲忽然开口:

「我已经决定要求分发的地点了…听说你可能会被分到宪兵队?」

「舰桥上的评监教官克劳斯上校说他会建议派我去宪兵队,真不知道为什么,我其实比较想……」

忽然想起了她应该还在生气,安妮希斯卡雅又紧紧闭上了嘴巴,这时她们已经来到了太空梭舱外面的走道,眼前正有一名穿著军官学校制服的青年走了进去,苏菲若无其事地发出了疑问:「那家伙是谁?」

「啊!他应该就是这次总会战中获得『最佳指挥官』荣衔的卡尔.佛利特里希.辛克尔,看样子他也获得司令长官阁下的接见吧。」

苏菲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最佳指挥官』?你确定不是『最佳维修员』或是『最佳清洁工』?

他看上去让我联想起一个每天跪在地板上检查清扫机器人有没有留下一粒灰尘的姑姑……」

或许是这描述实在与方才那身影给人的感觉太过吻合了,虽然下意识想板起脸但却忍不住笑出来的安妮希斯卡雅顿了一下才无奈地开口:「你能不能留点口德碍…」

显然不能的苏菲.修洛德尔依然一脸不可思议:「竟然能在这五场大烂仗当中颁出『最佳指挥官』啊?真是辛苦校长们了……」

对於这个批评可以说有最切身体会的安妮希斯卡雅露出了苦笑:「他是补给舰队的指挥官,听说是因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却能完成那种数量的补给而被评价的。」

修洛德尔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她实在不得不佩服起那些校长们的政治智慧,竟然能够利用这个实在挑不出「最佳指挥官」的大烂仗来强调补给工作的重要哪!就在这时,身後传来的那个美丽却没有温度的声音让她的笑容僵住了:「苏菲.修洛德尔?」

她还没有转过身去,安妮希斯卡雅已经兴奋地喊了出来:「克涅希特学姊!不,上尉!」

苏菲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转过身来,望向了那张她从来没有办法正视的面孔,那双她从来看不透的黑色眼瞳。

「前往缪拉司令长官阁下座舰『帕西法尔』的太空梭已经准备出发了,你也快点上去吧!」

望著那个远去的优美背影,苏菲吐了一口气,很缓慢很缓慢地开口:「安妮希斯卡雅,你听好了!总有一天,我会因为那个女人而成为杀人犯!」

仍旧充满兴奋之情的安妮希斯卡雅似乎没有抓到这句话的意思,她匆匆忙忙地拉著苏菲往太空梭舱走:「什么?你在说什么鬼话啊!快点上太空梭啦!」

苏菲笑了笑,出其不意地,她在安妮希斯卡雅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总之,这几年来谢谢你了!我自己不是什么好朋友,但是能够认识你,真的还不错。」

安妮希斯卡雅呆了片刻,抓了抓头发,忽然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这种应该让人感动的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好像在交代遗言似的……」

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苏菲踏进了太空梭的舱门:「真准!因为我准备上绞架啦!」

苏菲.修洛德尔少尉升为中尉,由空战专技学校的教官奉派转任为「海姆达尔八号」副舰长一职,是一年又两个月之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