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焰之舞 (4)

格林美尔斯豪简

银焰之舞四

「不像话!」

在距离那团混乱约五光秒左右的地方,有一支不到十艘的小舰队。这是由一艘漆上镶红银色纹饰的抢眼战舰「比特洛夫」与她的护卫舰所组成,在战场一角带著虎视耽耽的意味旁观著会战的战况。

脱口说出以上句子的是坐在「比特洛夫」的第一作战会议室中主位的柏克上将。围在长桌四周的全是将官级的人物,此时也都纷纷摇头。柏克上将望著立体投影图上已经无秩序地混成一团的双方舰队,重覆了一次:「真是不像话!」

他转头向右手边那头发已经有点斑白的人开口:「我们第一军官学校的学生真是丢脸哪!让你看笑话了,布列克特校长。」

由双方侦测到彼此位置,察觉到这是一次遭遇战至今已经超过六个小时,会演变成目前这样连团块都说不上,几乎像经过洗牌一样彻底的混战状况,其过程经由随舰评监官汇整过来之後重建起来大概是这个样子的:费沙军在参谋长的「建请」下,决定采取凸形阵,表面上是正统接触战法,但打算在一定时间後加速前进并转成锥形阵作中央突破。但一开始的凸形阵两翼便布得太长(虽然很整齐),在转成锥形阵时完全拉不回来,而且全舰队加速时又出现了速度不一的情形;而奥丁军原本则以凹形阵应敌,在看到敌军阵形混乱时,觉得机不可失,临时决定改采中央突破,由旗舰部队先行加速以将凹形阵拉成锥形阵,然而两翼却没有完全停下来,最後两军便以歪七扭八又凹凹凸凸的平面「贴上去」了。虽然两边都拚命地想维持基本的阵形慢慢後退,但由於这些学生们似乎只有「通讯干扰的重要」这件事没有愧对师长五年的教诲,命令系统因此几乎是完全瘫痪了,在各舰长「依状况自行采取最佳应对措施」了几个小时後所呈现的就是这种连想要刻意造成都很困难的彻底混战状况。

虽说战况演变成这样两边都有责任,但明显地,身为第一军官学校校长的柏克上将毫无疑问地认为第二军官学校的表现要来得更糟,也因此当他这么说时,想听到的是「贵校要好多了」或「不,我们第二军官学校才真是让你笑话了」之类的回答,至少也该摇个头说「我们也是一样」。然而布列克特校长顿了老半天之後却是模模糊糊地一句:「碍是吗……」

心中老大不痛快的柏克上将只好将目光放回了立体投影图上,再次地强调著:「实在不像话!」

坐在他左手边的女子军官学校校长佛杰怀德上将开口询问身边的副官:「目前双方的数字统计是?」

「费沙军的残余战力是七百二十艘,奥丁军则是八百一十艘,不过因为无法取得一定距离以进行补给,双方的飞弹和光束能量几乎都耗尽了,目前只有空战队还能进行作战,但估计也只能再维持一、两个小时左右。」

佛杰怀德上将转向柏克上将:

「再这样下去也没有演练的意义,那么在一小时内结束第一战如何?」

柏克上将点了点头:

「也算是给他们一点教训吧!连一千两百艘的舰队都带不好,这样还说是帝国军未来的栋梁哪!至於补给休息时间…布列克特校长意见如何?」

几乎令人以为他睡著了的老校长「肮了一声,过了老半天才回答:「嗯…这个嘛……」

已经失去耐心的柏克上将急急地打断了他的话:「既然是要给他们教训不如就彻底一点,我看後撤及补给时间都算在内,给个三小时好了!」

「修洛德尔?」

在电梯关上前一名穿著军官学校制服的男人及时地闪了进来,对著修洛德尔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哈罗!」

修洛德尔望著他洁白的牙齿,脑海中依稀记得这家伙之前好像对她自我介绍过,不过除了他也是空战队的一员以及他似乎非常喜欢露出他的牙齿这两点印象外,其他的修洛德尔早就忘光了。

「忘了我啦?我是莱因麦尔.冯.兹威特,和你一样都是军官学校派出来参加空战队的啊!」

兹威特继续迷人地笑著:

「我来猜,你也是受不了底下那群人所以跑上来了?」

苏菲望著眼前那排牙齿,随口应著:

「底下那群人?你是说空战队?」

「你还是别和他们走太近的好,别忘了,虽然现在都是空战队的成员,不过一个月後他们可是得向我们敬礼的啊!如果让他们习惯太过随便的态度以後会很麻烦的,我想这一点你也已经了解了吧?」

已经了解眼前这排牙齿的主人又是个了无新意的军官阶级意识浓厚的家伙的修洛德尔在内心冷笑著,兹威特则以一种「同一阵线」的亲匿感和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女子军官学校上面的人也真是残忍,竟然把像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丢到这种地方来啊!虽然我是很高兴有机会认识美女……」

他朝著她挤了挤眼睛:

「但当初听到女子军官学校派学生参加空战队时还以为那里搞错了呢!」

看来不仅阶级意识浓厚还非常喋喋不休的这个家伙,似乎是将修洛德尔懒得回答的沈默当成了「羞涩的同意」这一类的东西了,他迷人地扬了扬眉毛:「如何?飞得还习惯吗?没被打下来吧?」

苏菲.修洛德尔冲著他微微一笑:

「我不太喜欢被击落的感觉呢!」

兹威特大笑起来:

「好可爱的回答!不过说的也是,反正我们以後也不会待在空战队,没必要在毕业会战留下不好的纪录啊!幸好这是旗舰,你出去时别飞太远就不会遇敌了。」

这时电梯已经到了战舰底层的机库,门一打开,专属於这种区域的喧嚣与忙碌的气氛便包围了两人,兹威特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就在这时,他们右前方忽然爆出了一阵欢呼声。两人循著声音看去,只见显然是刚刚才归舰的那个空战专校首席魏特.波格纳在一群同伴们兴奋的簇拥下走向了他们的方向,不过他的目标是出口侧墙上的电脑,他身边一个脸上充满崇拜神情的小夥子抢先冲到电脑前大声地喊著:「M12!M12的成绩!」

电脑很快地吐出了答案:

「M12,魏特.波格纳,本次出击:击损驱逐舰一艘,击落王尔古雷四架。目前累计积分:1008,暂列第一。」

波格纳四周又爆出了一阵响亮的欢呼声。那个仍在查询电脑的小夥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喊著:「波格纳!你击落了佛格杰桑!你真他妈的帅毙了!」

波格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那个老三啊!那算得了什么!」

另外一个人忽然插口问道:

「罗帕金呢?他的成绩怎么样?」

小夥子迟疑地看著仍然一脸不置可否的波格纳,转身去查询结果,不一会儿便发出了惊呼声:「罗帕金这次击落了我们五架!我看他真的是打算跟你争修拉勋章了,波格纳!」

忽然想到什么似地,这小夥子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似地喊著:「我大概就是被他打下来的,老天!这家伙真是快得惊人!」

「喂!波格纳!不先把他打下来的话我们会损失惨重啊!」

波格纳低沈地笑了笑,他的笑声给人一种老虎的低吼的印象:「那也要我碰得到他才行啊!不过他大概不想碰到我吧!」

听到他们的首席这么说,那群人顿时又爆出了一阵欢呼声,一直皱著眉头在旁边听著的兹威特终於受不了似地「哼」了一声:「真是暴发户式的炫耀心态!」

转头对修洛德尔开口时,又露出了迷人的笑容:「这群人不太合你的胃口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再忍耐个几天就好了。」

苏菲.修洛德尔原本已经走向她的爱机「火鹤」,但忽然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娇美的笑容,以一种不算太高但却足以令附近那群人听清楚的音量开口:「的确…我一向很讨厌丑男!」

兹威特似乎是想放声大笑,但又忍不住看了看左右射来的数十道目光,因此稍微压低了声音:「不过这么说也稍微过火了点吧?他们也没有难看到要被说成这样……」

苏菲以那甜美得不能再甜美的声音快速地打断了他的话:「不过比起丑男,更令人讨厌的就是自以为长得不错的丑男!」

兹威特一时间似乎反应不过来,但偌大的机库中顿时响起了一片笑声,间杂著鼓掌叫好与一声「干得好啊!小妞!」的喝采声。苏菲.修洛德尔抛下了那个紧紧闭上了嘴(总算因此而看不到他的牙齿),满脸涨得通红的兹威特,正要爬上她的「火鹤」时,忽然四周的喧闹改变了,原本的嬉笑声被此起彼落的口哨声取代,修洛德尔回头一看,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克涅希特学姊!」

出现在机库门口的,正是齐格琳德.克涅希特上尉——那朵「冰原上的黑蔷薇」。不论是对於那些近乎放肆的口哨声或是修洛德尔的惊呼声,那双黑色眼瞳都没有什么反应,克涅希特上尉以静默成功地在最短时间压制了骚动不已的空战队员们之後开口了:「第一回合会战即将在一小时内结束,请各位把握出击机会与时间。以上。」

这个消息立即驱散了空战队员们那轻佻但不带恶意的鼓噪心态,把他们全赶向了王尔古雷。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回合会战里空战队有没有出动的可能,万一接下来几回合都得待在舰上枯等会战结果,这一小时可就是最後抢分数的机会了。

「快点!快点!」

「还没好也没关系!反正只剩一小时了!」

「马上起飞!快!」

「喂!你的这只——什么来著?『火鹤』?——好了哦!你不飞吗?」

那有点莫名其妙的机械士好心地提醒她,但修洛德尔的眼睛却盯在门口那修长的身影上。也许是感受到了这股视线,克涅希特上尉转过头来,就在那双深邃的黑色眼瞳落到她身上的时候,修洛德尔忽然以惊人的速度跳进了王尔古雷的驾驶舱:「立刻起飞!」

在离舰那一瞬间的失重与晕眩感袭上身来之时,修洛德尔重重地敲下了音乐播放钮:「搞什么啊!」

她的大吼声淹没在开到最大的嘶哑歌声与激昂的节拍中,以致於连她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然而她仍然控制不住自己似地再次吼著:「搞什么啊!」

王尔古雷在她粗暴的加速下流星似地投向了眼前光影交织的战场:「大混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