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焰之舞 (2)

格林美尔斯豪简

银焰之舞二

在每年四月底的最後一次考试结束,最後一批该当掉的人也被当光後,帝国军所有的军事学校应届毕业生便陷入了「五月热」当中。比起六月的毕业总会战,五月的分组与前置作业往往还来得更热闹也更有看头。

所谓的毕业总会战,是五大军校加上各专门军事技术学校的应届毕业生联合模拟战。惯例上是由第一军官学校与第一幼年学校对抗第二军官学校与第二幼年学校,也因此长久下来,在奥丁的「第一」与费沙的「第二」

间便形成了强烈的对抗意识。至於女子军官学校,因为学生人数较少,又只有一间,因此和各专门技术学校如空战、陆战、通讯侦察、後勤整备等学生一样被分配到两边阵营,展开为期一个月带有毕业演练性质的模拟战。在每次总会战後,除了两方的总胜负判定外,也少不了许多个人的奖项,然而这一类的个人奖项多半是专门技术学校学生的天下,对於军官学校的学生而言,最重要的还是那面胜利锦旗。

与笃信个人技术、能力与战场上的随机应变才是一切的专技学校学生的率性风格比起来,军官学校的学生们有着强烈的组织与准备意识,同时也以此为傲。也因此,在五月的分组与前置作业中,比起随便派个代表去开会的专技学校来说,军官学校所投入的精力与认真程度可说到了令专技学校学生嗤之以鼻的程度。从总指挥官人选乃至一艘运输舰的舰长空缺都经过再三讨论,更不用说在一切决定後永远灯火通明的战术模拟室中无数次的沙盘推演了。然而,在这种力求完美的前置作业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占绝对重要地位的情报获取一事的困难度。光是奥丁与费沙彼此的距离就已经构成严重的情报搜集障碍,更不用提彼此间向来的心结阻绝了大部份情报交流的可能了。

在这种情形下,女子军官学校便成了情报搜集网上的第一线交战区。

毕竟比起「非我族类」的专门技术学校,军官学校彼此间的认同感要大多了,与其去向不在乎情报与准备的「粗鲁无礼的野蛮军人」低头,倒不如向女子军官学校的可爱女孩们求援,这大概是敌对双方的少数共同想法之一。结果就是在分组完毕一直到配属於奥丁军的学生们前往战区会合中的两星期间,整个女子军官学校中便充满着「保密防谍」的诡异气氛。责任与荣誉的要求在这段期间内被置於五年的同窗情谊之上,不同阵营彼此间的心战攻防与各种假情报的流动只能以精采绝伦来形容。

不过以上这种状况与苏菲.修洛德尔是完全绝缘的,如她所预料的,她成为女子军官学校第一个也是这一届仅有的一个被派到空战队的学生,而在为分组事宜召开的校务会议上死命力争的那一心扬眉吐气的空战教官,在分组结果还没正式公布前便下令要她到模拟机报到,於是不知为何忽然收敛许多的修洛德尔同学接下来几天便来回於空战模拟教室与寝室之间,连她自己究竟是隶属於奥丁还是费沙都市得去搞清楚。

「修洛德尔!你再给我鬼混!」

粗暴的咆哮声通过了通话器吼进了模拟机内,被震得耳朵发痛的苏菲.修洛德尔伸指在舱门钮上一弹,驾驶座向後滑出了模拟机,她朝底下喊了回去:「老柯,你声音已经够难听了,不要放那麽大声!少女的神经可是很纤细的,万一把我吓死了谁去叁加空战队?」

「纤细个屁!你神经比王尔古雷的轨道炮还粗咧!」

佛利兹.柯特纳,女子军官学校的空战教官,是个三十出头的大胡子,长相在苏菲.修洛德尔的男性列表中是属於「可以忍受」的那一类。虽然是军官学校出身,但不知是不是受专攻空战的影响,个性是叫所有阶级意识浓厚的同僚皱眉的「直接」,处在女子军官学校的教官群中,更是异类中的异类。

「你搞屁啊?」

大胡子用力地敲着监视萤幕:

「一小时内被击毁二十三次,击损四十一次!连自动驾驶都不会有你这种烂成绩!」

「哦!」

苏菲瞄了一眼监视萤幕:

「有那麽多次吗?我只是在重温一下被击毁的感觉啊!咦?你在上课嘛!」

注意到监视萤幕旁一排全亮的灯,苏菲朝大胡子挥挥手:「老柯,上课就好好上!别有事没事找我啊!」

只听到她上一句话就已经在吹胡子瞪眼的柯特纳忽然按下了一个键:「喂!C班的白痴全给我听着!现在开始进入连线状态,打开宇宙空间模式,两机一组,进行追击任务,目标:红色标示的教练机!能够把修洛德尔那家伙打下来的人学期成绩加二十分!」

「人海战术啊?」

苏菲再度瞄了监视萤幕一眼,哼了一声:「老柯,就算是一百比一,但这群飞不了半个钟头就想吐的三年级初级菜鸟根本连我一根头发都摸不到啊!」

「我可不会让你那麽轻松!」

柯特纳在萤幕上操作着,苏菲的驾驶舱抬头显示幕上出现了「武器系统上锁」的警告讯息,苏菲哼了一声:「叫我当靶机啊?真是恶劣的嗜好!」

乾脆直接被打下来好了,不过-

「我可不想给那些哈分数哈得要死的人当大补丸……」

「修洛德尔!」

大胡子喊了上来:

「时间一百五十分钟!倒数十分钟的时候你的武器锁会解除,要是敢再鬼混你给我试试看,我会用敌舰群间被围攻的最高等级让你操到半夜!

听懂了的话就快点给我滚进去!」

「到底是操谁啊?」

驾驶舱滑进了模拟机,苏菲伸手按下连线钮:「不知道有几个人能飞到最後啊?」

「喂!苏菲.修洛德尔!」

虽然退出了模拟机却没有下机的苏菲将头盔随手扔在地上,同时以一种很没有美感的姿势将她那双美腿直接踏到了仪表板上:「唷!是小安妮啊!难得你会来这里,什麽事?」

安妮希斯卡雅瞪了过来,但并不是针对那句禁语:「你又对人家做了什麽?」

「什麽做什麽?」

「别装傻!我刚才看到伊莉莎贝特一脸苍白地离开,你不会又去欺负她了吧?」

苏菲将双手高高举起,摆出了一副殉道者的表情:「对!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有人从厕所一脸苍白地出来,她的便秘也一定是我造成的!」

「苏菲.修洛德尔!」

苏菲笑了笑,由模拟机跳了下来:

「好啦!以三年级在学初级空战的人来说,连撑两个半小时居然只是脸色苍白,你不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

安妮希斯卡雅立刻明白了,一堆惨痛回忆顿时涌了出来:「柯特纳教官?」

「还有谁?」

苏菲走到了监视萤幕前操作着:

「他好像巴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他的眼光似的!教到第六年才有一个空战代表,看来果然是偏执很深啊!看这个!」

安妮希斯卡雅望着立体投影上的模拟战况重现,忍不住咋舌:「她们是和你一起飞?柯特纳教官也太狠了…咦?光逃跑不还手不像是你的作风碍该不会……」

「答对了!就是那个『该不会』!不过我不是要你看那个……」

苏菲将影像纪录往後快转到一百四十分钟的时候:「我的武器锁这时开始解除了,你注意看!」

安妮希斯卡雅边看边摇头:

「真是大屠杀…太惨了!根本都已经是在用惯性飞行嘛!连闪都不闪,恐怕已经晕过去了吧?」

「还有彼此撞毁的咧!大概连自己是怎麽死的都不知道…注意这架!

我用黄色标出来……」

安妮希斯卡雅注视着黄点的移动:

「这是伊莉沙贝特?」

「答对了!到这时候还能正常飞行的不到十架,还想追击我的只剩三架,不过这三架中,只有她从头到尾没有开过火。」

安妮希斯卡雅点了点头:

「连追都追不上,盲目开火只是浪费能源罢了!这表示她能一直保持着冷静……」

苏菲打断了她的话:

「她吐得乱七八糟哦!」

安妮希斯卡雅瞪大了眼睛:

「什麽?」

苏菲笑了笑:

「这是她晚走的原因,留下来清理她用的模拟机。我一直躺在这里,她清完後居然跑来跟我说话,你猜她说什麽?」

苏菲模仿着伊莉莎贝特的认真表情:

「『修洛德尔学姊,我有一点了解了。听说天才是不能用小节去衡量的,请你原谅我昨天的失礼。』哈哈哈!」

苏菲猛然大笑起来:

「天才!不过虽然判断能力糟糕,你说的没错,她的确是个认真的小女孩,认真得有够好笑!」

安妮希斯卡雅抓了抓头发,没有说话,事实上,虽然她不会用「天才」

这种字眼来形容,但她也相当确信苏菲.修洛德尔的能力绝对不只是空战而已,至少,绝对不应该是这种成绩,这个混到底的顽劣学生!

这时苏菲忽然想起了什麽:

「对了,你来找我干嘛?邀我喝咖啡?」

「只有你还有时间喝咖啡!」

安妮希斯卡雅忍不住又瞪了过来:

「全部的分组都公布了,我们都在费沙军,而且都在旗舰『梅洛特』

上。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旗舰上的空战队都是成绩最高的精英啊!虽然你实力上没什麽问题,不过人家一定会以为你是因为女子军官学校的惟一代表身分而进去的,你自己小心点!」

苏菲对自己的立场一点也不在乎:

「真不愧是我们的学生典范哪,亲亲的小安妮!竟然能被排到旗舰去,这样子我就不必担心被欺负了。」

「说过多少次,别叫我小安妮!」

安妮希斯卡雅狠狠地瞪着她:

「我是个笨蛋!我应该知道只有你去欺负别人的份的!」

她将手中的资料夹递了过去:

「拿去!这是第一军官学校送来的,你至少在上『梅洛特』前把它读完!」

「这是什麽?」

「空战专校这届毕业生的资料,还有叁加空战队的军官学校毕业生的资料,并不齐全,不过能有这麽多已经很不错了。」

苏菲随手翻着:

「谁要看这种东西…啊!有帅哥吗?」

「只有你才会问这种问题!不过……」

安妮希斯卡雅的声音忽然变了:

「有美女!」

「美女?」

「告诉你,齐格琳德.克涅希特上尉会在『梅洛特』上担任空战部队的评监官!」

苏菲.修洛德尔猛地抬起头来,安妮希斯卡雅压抑不住兴奋地道:「是那位克涅希特学姊啊!在女子军官学校第一次叁加毕业总会战就以一支分舰队决定整场战局胜负,并得到『最隹指挥官』荣誉的克涅希特学姊啊!」

安妮希斯卡雅的脸上几乎是发着光:

「四年不见了,竟然能在毕业总会战再看到她,实在是太棒了!」

见他的大头鬼!可能的话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苏菲.修洛德尔嘴角微微扭曲着:「似乎不会是什麽愉快的东西,这个毕业总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