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篇 (2)

格林美尔斯豪简

格林美尔斯豪简文書新帝国历十八年

羽化篇二

事后菲利克斯并没有受到预期中的惩罚,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在齐格飞卧床的两星期间,「大人们」被在皇宫进进出出的医生们弄得脸色苍白,实在没有时间与力气来考虑他的惩罚问题,另一方面则可能是因为齐格飞一醒来后便不断嚷著「不是菲利克斯的错」,并且以不吃饭来换取(勒索?)了米达麦亚尚书亲自进宫保证的关系。而且两边的家长对于小鬼们争相把过错揽到头上这件事似乎高兴得忘了他们的不当行为所造成的巨大混乱,结果是两人只狠狠挨了一顿训,而齐格飞被罚一个月不准去骑他心爱的「王尔古雷」后,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两人的友情表面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不过菲利克斯从那时起一直挥不去「被骗了」的感觉……「可恶!就为了一条巧克力!」

菲利克斯咬牙切齿地吐出了这句话,一旁的艾杰纳愕然问道:「什么?」

菲利克斯没好气地瞪了这次真的是有点无辜的艾杰纳一眼:「没事!」

升降梯微微一震,反方向的另外一面墙打开了。两人踏出了升降梯,艾杰纳皱了皱鼻子,随即大吐苦水:「到底是那个白痴把秘道接到下水道的啊?还有…那位大公殿下不能选个风光比较优美空气比较清新的方式离家出走吗?」

异常安静的菲利克斯冷淡地道:

「我需要的是你的头脑,不是你的嘴,艾杰纳学长大人!」

祖母绿的眼珠在黑暗中闪动著:

「对于你的评价我甚表感激,不过很抱歉!本人是不零售的!」

彷佛为了强调这一点,他忽然大叫起来:「太好了,天地神明,万物之灵,我的救星!」

菲利克斯顺著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了几部一望而知是极高性能的地上车。艾杰纳以不知那里来的轻快脚步奔上前,一口气将身上所有东西连头盔都一古脑儿地丢上了车,动了动酸痛的肩膀,随即跳上了驾驶座:「来吧!不管要到那儿我都奉陪!」

之后当他想到这句话时,不免苦笑,不过现在他只觉宛如脱离了地心引力似地轻松无比。菲利克斯也跟著上了车,但却陷入了沈思之中。艾杰纳很有默契地开口:「你说亲卫队的追踪到下水道就中断了是吧?」

菲利克斯点了点头:

「不管是最先进的仪器或是警犬都无法追踪下去,他也没用地上车,否则会留下能源残余波的。」

「真是细心碍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艾杰纳向下一望,发出了「啧啧」的赞叹声:「我们的大公殿下真是拥有少见的决心和勇气哪!敢跳进这种水中,还真不是普通人办得到的……」

菲利克斯打开地上车的电脑,不出他所料,这部车的电脑果然有下水道的平面图,他一边操作著电脑,一边回答:「他既没那么伟大,也没那么笨,我看过他的衣柜,他有带装甲服啊!」

艾杰纳有些意外:

「隔绝衣也就算了,为什么一个十四岁的小孩会有装甲服啊?」

「毕典菲尔特元帅从他十岁开始每年都送一件,最新式的当然是不用说,还附碳晶战斧一把。」

艾杰纳露出了恶作剧式的笑容:

「毕典菲尔特元帅是因为拿不到子女监护权,所以只好拿亚力克大公来发泄他的满腔父爱是吗?」

毕典菲尔特在过去十四年中结了三次婚,也离了三次婚,不过三次婚姻留下的四个子女的监护权都被判给母亲,在法庭上暴跳如雷的毕典菲尔特掀翻了三张桌子,被满脸土色的法官用藐视法庭的罪名给拘禁了起来,因为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黑色枪骑兵」的属下们既没有跳出来讨伐一头假发的法官的兴趣,也失去了劫狱的骑士(盗匪?)精神,搞得身为上司的缪拉不得不以宇宙舰队司令官的身分花了十万帝国马克去把他给保出来,一时间成了海鹫俱乐部中争相传播的笑谈:「听到了吗?『掀桌子阁下』被派去担任第四次『莱因的黄金』

的总校阅官呢!」

「哈哈!司令官阁下是怕他留在帝都会发生什么事吧?」

「就算申请再厚的保护令也挡不缀王虎』的主炮呀!」

「哈哈……」

如此轻松地说笑著的人,当然不在被校阅的部队中了。在第四次「莱因的黄金」模拟战中被总校阅官异常猛烈的攻势打得体无完肤的上将们,如果知道自己是一场夹杂著婴儿哭声的监护权之争的意外牺牲者,发白的脸孔恐怕会浮上一层青色吧?艾杰纳想到此处,不由大笑:「真令人意外啊!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都感到棘手的『黑色枪骑兵』的威猛提督,似乎是个温柔的好爸爸呢!」

「溺爱而是非不分的爸爸或许还比较接近事实吧!」

菲利克斯冷淡地说,同时将终端机转了过去:「交给你了!」

「啊?」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需要的是你的头脑,请吧!」

艾杰纳发出了抗议:

「你没听过吗?有劳心的工作,也有劳力的工作,如果是又劳心又劳力的话,就不叫工作,而是虐待了!」

「根本不想工作的人,也只好给他虐待了。」

能快速判断所处的状况与所面对的对手是艾杰纳的长处之一,他立刻决定放弃这场舌战,不过似乎也不是怎么甘愿的,他低下头来操作电脑,喃喃地道:「所以说,我最讨厌下定决心的人……」

片刻间,地上车的挡风玻璃显示出了下水道的全图,在几次放大后,出现了以皇宫为中心的区域。

「假如我们那位大公殿下是正常人的话,应该不会在这种地方流连忘返吧?先以二十公里为范围好了……」

在他灵巧地操作下,萤幕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点,艾杰纳往玻璃上一敲:「简直是大海捞针嘛!有几千个出口耶!这要怎么找?」

菲利克斯连回答也省了,天空色的眼睛直直地望著他,两人对峙了三秒钟,艾杰纳再度败退:「知道了!」

一边在背包中摸索著什么,一边喃喃道:「恐吓、诈欺、彻头彻尾的压榨……」

他摸出了一片资料晶片,插入了地上车的电脑中,叫出了一份军用品的资料表:「最新型的装甲服…应该是大气圈内用的吧…」

他扫过型录上的功能表,按了几个键,显示幕上的红点顿时少了一大半,剩下的红点呈线形,全集中在萤幕下方:「在不留下能源残留波,不使用喷射推进的功能的前提下,要到达一定距离之外最轻松的方法是开启重力调节系统,顺流而下。」

艾杰纳难得正正经经了几句话,随即又挖苦道:「简单地说,就是飘浮在下水道上的一包垃圾嘛!昨天晚上最晚见到这包全帝国最贵重的垃圾的人是……?」

「大公殿下的就寝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在之前他去向摄政陛下和大公妃殿下道晚安,大概是在十点五十五分左右。」

「居馆中所有人都睡了的时间呢?」

「午夜左右吧?」

大约是考虑毫无胜算的抵抗不过是口水与嘴部肌肉的浪费,艾杰纳终于露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那么,要采取行动应该是凌晨一点以后的事。皇宫周遭两公里内都是特别区,只有行政机构及公务宿舍,加上皇宫本身的占地,飘流最小值是五公里……」

他又按下一个钮,地上车前方伸出了一个小小的天线网,显示幕上出现了一些数据:「这里的流速每小时不到四公里,越往主干道会越慢。而帝都在六点左右天就有点亮了,保险的作法是在五点以前离开下水道。

也就是说,极限值是十五公里,大公殿下必须在五到十五公里这段水道离开,不过我不认为他有兴致在这里飘上三、四个小时……」

他叫入了帝都街道图、都计划分区图、人口密度图、交通密度图等资料,与下水道图重叠起来:「这几块是夜生活频繁的区域,这一块则是全天侯营运的物流中心,既然警方没有接到下水道口冒出妖怪的报案,这部份的出入口也可以扣除……」

艾杰纳重重敲下了按键,显示幕上仅仅剩下不到二十个红点,菲利克斯热烈地鼓起掌来:「厉害!厉害!不愧是三年级中理论偶尔第一的约翰艾杰纳!」

这句话似曾相识,艾杰纳的表情像是刚从底下的污水中爬上来,眼前却有人光鲜亮丽地对自己微笑似地狠狠地瞪了菲利克斯一眼:「接下来交给你,话说在前头,在出这个鬼地方之前,我不要说是一根指头,连一颗脑细胞也不借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