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同人]欢梦银河系列之 相见欢

见欢

帝国历四八八年二月十九日

终于,马上,立刻,我就要见到那个仰慕已久的人了。

虽然,他只列在我仰慕名单上的第二位,但因为我和我第一位仰慕的人已经共同生活了多半年,所以,现在的我最企盼的,就是这次会面了。

杨威利,魔术师杨,不败的杨,奇迹的杨,同盟最高智将。

再过一会儿,我就可以见到他了!

虽然贝根伦格阁下不准我离开巴尔巴洛沙,说是一个小小的侍从兵,帝国军下士,十二岁的小鬼,让那班同盟的敌人看到,会丢了帝国军的脸面。

说得好听,他不就是为了报复我前两天不小心刮坏了他宝贝的络腮胡子吗?我又不是故意的!既要刮脸,还要小心地维持胡子的优美形状,人家哪有这么好的技术!

不过,他只派了一名侍卫看着我,自己随大人去见杨提督了,显然是小看了我的行动力。

看,现在我不就已经身在伊谢尔伦的宴会大厅了吗?虽然没赶上俘虏交换的签字仪式,但在招待大人的宴会上,我还是肯定能见到杨提督的。而且,我也有我的计划要实行。

周围忙忙碌碌的都是身穿同盟军制服的人员,显得我这一身帝国士兵制服特别的显眼。好在大人物还没有到,所以并没有人上来盘问。

其实,我比较喜欢同盟军的制服,笔挺的白色长裤,黑短夹克上衣,连军帽,好像都比我身上的紧身衣似的制服好看。

不过,这只是指穿在我身上哦。我第一仰慕的吉尔菲艾斯大人,和大人最重视的莱因哈特阁下、其他的提督们,穿起这一身军服,都是笔挺有神,风采出众的。

当然,最帅的还是我的吉尔菲艾斯大人。他才是宇宙第一美男子!

正在我冥想着我家大人、两眼冒星星的时候,宴会厅的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来了!

走在左侧的是吉尔菲艾斯大人,高拔的身形,远远就能看到。右侧,矮了我家大人半个头的,肯定就是杨提督了。

怎么说呢,那个人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什么传奇啦,奇迹啦,而是温和。

一个像儒雅学者的天才将领。和英俊的我家大人走在一起,竟然也能放射自己的光芒。这是个了不起的、伟大的人物。

带着温柔的知性、蕴着知性的温柔。说得真好,把杨提督的风采描述得很恰当呢。

酒会顺利进行,两位了不起的人物都只发表了短暂的两秒钟演说,互相碰了杯,就各自和围在身边的人交谈了起来。

这两位啊,明明都想和对方好好谈谈的,不知搞的是什么矜持?我虽然近乎全能,也还无法理解大人的想法啊。

我摸到我家大人背后,大人回过身,看我的眼神中有着无奈和宠爱。弯下腰,好凑合我矮了三十公分的身高。

“小鬼,还是溜出来了?”

“对啊,我也有计划要执行呢。大人,真正见了杨提督,你是不是动摇了呢?更想和他好好谈谈吧?一个了不起的人。”

大人的神色明显是被我说中了,只不过这件事倒也不小,很难决定呢。在来伊谢尔伦的路上,我向大人进言了好久,大人还是下不了决心。算不算稍稍背叛了莱因哈特大人呢?不过我就知道,见到杨威利本人后,那种诱惑可不是能克制的哦。

“保密功夫不好做呐。”

“巴尔巴洛沙上的每个人,都只听从大人的命令。杨提督那里,交给我好了。”

不等大人说出否决的话,我像游鱼般溜开。翻出口袋中的本子,我走到杨提督跟前。

“杨提督,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呢?”将本子和笔举高。

杨提督的表情好像有一丝诧异,想是我这样一个帝国的士兵,如此公开承认崇拜敌军将领,不太妥当吧。

谁管这个?我就是我。

不过,提督看过我的本子后,微微一笑,写下了几个字,诧异的神色竟没有了。

接过本子,我转身走进宴会厅的洗手间。

本子上有我写的两句话,我十分得意于自己写了一手漂亮的同盟文字。

“杨提督,我有重要的事跟您谈,请到洗手间好吗?”

下面是柔和的字体:“没问题,杨威利”。

啊,我搞到杨提督的签名了!

正在得意间,提督进来了。

他微笑着看着我,那温柔的声音响起:“有什么重要的事呢?这位下士。”

我行了个礼:“我叫见欢,是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的侍从兵。我想跟提督商量一件事:能不能让我家大人在伊谢尔伦秘密停留一天呢?”

杨和我一样漆黑的眼中闪过一道什么,我没有看清,不过他的神情,只能用不动声色来形容。虽然我的提议,实在是个会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提议。

我继续说下去:“这个提议在技术上是行得通的。我们舰队绝大部分是俘虏运输船,行进速度很慢,只要我家大人在明天早上坐高速巡航舰赶上去,绝对不会让人发觉。我方的保密工作肯定没有问题。而杨提督身为伊谢尔伦最高司令官,更没有问题了吧。”

“为什么呢?”杨提督的眼神是饶有兴致的。

“你们两个人,难道不想和对方好好谈谈吗?都想更好的了解敌人吧。何况以我的观点,你们成为好朋友的可能性实在不小。以杨提督来讲,能和我家大人好好沟通,说不定会找出同盟和帝国和平共处的可能呢。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多可惜!”

时间紧迫,我只有将我能想到的理由一股脑都倒了出来,应该会答应吧。

可对方是杨威利,他的想法,我怎么可能会清楚呢?

我有些忐忑地看着眼前的提督,比任何时候都觉得,他真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

“有没有兴趣流亡到同盟呢?见欢?我对你很欣赏哦。”

杨提督的话,实在不在我所想到的十几种答复之中。肯定是目瞪口呆、丑态毕露了吧?

结结巴巴地,我只能语无伦次的回答:“谢谢……杨提督一直是我仰慕的人……我很荣幸……不过我更爱戴我家大人……”

“没关系。我了解的。”杨笑开了,揉了揉我漆黑的头发。

“我来安排。你和吉尔菲艾斯提督回到巴尔巴洛沙后,我会派人领你们再溜出来的。高速巡航舰,还是由你家大人自备好了。”

我只能点头,看着杨提督转身出去。

在打开门的时候,杨提督又说了一句让我愣在当场、无言以对的话:“见欢,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与帝国不同,我们同盟军是可以有女性军官的哦。”

天啊,杨提督——简直不是人!

怎么看出来的呢?我跟在我家大人身边半年了,我家大人历来是以细心谨慎出名的。没想到,细心的人没有看出来的秘密,竟然被这个看似迟钝的提督一眼看穿。

我还以为我的演技天下第一、毫无破绽呢。

没错,我是女生,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我九岁被流放到边境行星乌鲁西后,一直作男孩子打扮,是为了减少被注意的可能。

扮男生我已经习惯了,跟马丁·布佛贺兹一起生活的两年,他一点也没有发觉。然后,我遇到了今生最幸运的事:能够追随吉尔菲艾斯大人。

大人是为了寻找他童年的密友才来到乌鲁西的,听我讲述了马丁·布佛贺兹的事情后,又看了我小心收藏的密友的论文,大人的神色是那么的悲哀。

我早就听马丁·布佛贺兹说起过齐格飞·吉尔菲艾斯这个人,知道他是一个多么善良、温柔、能干的人。真正见了面,我才体会到,这些还说得太少了。

吉尔菲艾斯大人就是人类一切美好品质的化身。

在那个时候,我就决定要一生追随他了。

大人很可怜我的境地,父母都是政治犯,来到乌鲁西就先后故去,一个人无依无靠。所以我提出要留在他的身边,当一名小小的侍从兵的时候,大人虽然不需要,也还是答应了。可能也是看在早逝的朋友的面子上吧。

不过,经过半年的相处,现在我可以肯定,大人是喜欢我的,虽然我不是个太能干的侍从兵,虽然我经常越权说一些让人吃惊的话,但大人就是喜欢我的,连巴尔巴洛沙上的每个人,也早早被我的甜笑收买了。

开玩笑!我这么可爱、聪明、看上去天真无邪、实际上善于谄媚的女孩子,可是人见人爱的哦。

不过,我还是没有告诉大人我真正的性别。因为就像杨提督说的,帝国军中没有女性的存在空间。我家大人,更不可能让一个女孩子上战场。

为了掩饰我的瘦小,我还不得不将年龄说小了两岁。

有时候我会想,像大人这么细心的人,还没有发觉我的真面目,恐怕还是因为他只认识安妮罗杰小姐一位女性吧。虽然向大人示好的女孩子,能从奥丁排到伊谢尔伦。

不过,就我所知,杨威利提督也没有什么女性缘啊。奇怪,太奇怪了。

好了好了,不能再发呆下去,现在重要的是我所仰慕的两位伟人的第一次密谈。也许,我也算改变了银河的历史呢。

杨提督派来接我们的人,竟然是个年纪与我相仿的小鬼,名字叫作尤里安·敏兹。听说是杨提督的被监护人。

他看向我们大人的目光,明显是闪着崇拜的小星星的。哼,还是个长不大的毛孩子。

(读者:喂喂喂,为什么讨厌尤里安呢,也是小帅哥一个哦。

作者:这还用说,因为——我嫉妒!)

杨提督(?)也很细心,带来了我和大人可以换的衣物。总不能穿着帝国军的制服吧。

吉尔菲艾斯大人是一身酒红色的西装,帅呆了!

给我的,却是一套同盟军一等兵的制服。后来才知道,是杨提督吩咐的呢。别是看出来我喜欢,想用制服来诱惑我留在同盟吧?

贝根伦格阁下一边对着我咬牙切齿,一边部署着保密事宜。半个小时后,大舰队缓缓的驶出伊谢尔伦港口,只留下一艘巴尔巴洛沙的护卫舰——萨希斯。所有舰载人员,全都是贝根伦格阁下亲自挑选的,他们受命在这秘密的一天内,不能离开萨希斯一步,但要与我和大人每小时联络一次,随时准备开动。

伊谢尔伦真是个巨大的要塞。在敏兹的带领下,我和大人偷偷摸摸地溜出繁忙的军港,七拐八拐坐了好几部电梯,才来到高级军官居住区。

还是工作时间,居住区里满安静的。我们将要暂住的,就是杨威利提督的家。当然是为了保密起见。

还是中午一点钟,敏兹下厨做了一锅杂烩汤,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手艺真不错。比我这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可要强上百倍。

不过,我家大人夸奖他时,他所露出来的骄傲表情,让我看了非常之不爽。有什么了不起?我在战略、战术、文学、心理学上的成就,可比他不知高出多少。

敏兹向大人解释,杨提督为了对付海尼森来的官员,还必须再工作两个小时,所以我们可以先休息一下。等提督请假回来,再与大人详谈。

我家大人找敏兹借了一本《民主的意义》(从杨提督巨大的书架上抽出来的,我大概瞟了一眼,处处有提督的眉批、边注),坐在客厅里仔细阅读,却吩咐我和那个敏兹小鬼好好聊聊。哼,凭我的口才和狡诈,肯定能套出不少杨提督的内幕。只不过我不屑于采用这种骗小孩子的手段罢了。

在一堆没意义的“你几岁”、“跟随提督多久了”、“怎么来到提督身边的”、“平时都做什么工作”之类的话后,我们两个人都确定这种擦边球谈话根本就是浪费时间,敏兹突然开始问了一个还算有内容的问题。

“只有你和吉尔菲艾斯提督留下来,不怕被暗算吗?”

“杨威利提督可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大人就是信任这一点,才只身留下来的。不过,就算有宵小打算暗害我们大人,也不是很容易得逞的。我们大人的射击、搏斗功夫,可是全宇宙无敌的哦。”

“是吗?”敏兹又用那种崇拜有加的眼光看着旁边安静读书的大人。我明白他的意思,听说杨提督是个“脖子低下全无用处”的军人,敏兹除了照顾提督的起居,恐怕还要负责提督的安全吧。也满辛苦的。而我,只要让大人保护就好了。好幸福哦。

“宇宙无敌吗?不知和我比起来怎么样?”

悄无声息的,一个高大英挺的男子走进客厅。我吃了一惊,连忙转过去看大人。

大人已经放下了书,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

“先寇布准将,你怎么来了?”

敏兹忙着给两个人作介绍,我就能从旁边仔细观察一下准将阁下了。

一位标准的军人,男子汉气概十足。是那种粗犷的英俊,大概三十岁出头。

好刚硬的人!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柔和的气质。对成熟女性来讲,可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吧。这一点,倒是和我只见过一面的罗严塔尔提督有一拚。

我听说过他,蔷薇骑士的前任队长,现任伊谢尔伦要塞防御指挥官。

肯定是个肉搏战的高手了。其实,看那副样子也看得出。不过,我想,这个人肯定是杨的幕僚中很重要的成员。不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型的人物。

若非如此,和吉尔菲艾斯大人秘密会谈的事,是没有必要让防御指挥官知道的。

两位肉搏战的高手亲切握手的镜头,却让我这想象力丰富的脑袋胡思乱想了起来。好像要过招的样子喔。若可以的话,倒真想看一看呢,不知谁更强些?

先寇布准将不知为什么,竟然仔细打量起我家大人来了。那目光,不知大人是什么感觉,我可是有点毛毛的。没听说先寇布准将有这方面的嗜好啊。虽然我家大人俊美无双,和尚见了也想还俗。

“吉尔菲艾斯提督是不是去过凡佛利特4=2行星呢?就在三年前。”

“不错,我是参加了凡佛利特星域会战,当时我还只是个上尉。”吉尔菲艾斯大人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同样仔细端详起先寇布准将来。

“那么,你的侍从兵所说的倒也不是纯粹的大话了。和我打了个平手的人,有资格这么说。”

“准将阁下的记性真好,当时我们可都没有看到对方的脸啊。”提督微微笑了起来,眼中是真正愉悦的光芒。

看到我和敏兹一副大大感兴趣的样子,提督主动开口解释。

“三年前,我和莱因哈特大人参加凡佛利特星域会战,在凡佛利特4=2的地面战中,我和先寇布准将巧遇。当时我们都穿着装甲服,基地里又是烟雾缭绕,所以我们对了几招,却都没有看清对方的真面目。先寇布准将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肉搏战高手。若不是后来有一颗炮弹在我们附近爆炸,分开了我们,我就活不到今天了。”

“吉尔菲艾斯提督不必谦虚,我们当时是不分上下,若真打下去,活不到今天的可能是我。”

敏兹一副吃惊的样子,不知是吃惊于准将竟然也有对手,还是吃惊于准将也会承认可能输在别人手里。

“三年不见,不知提督的身手有没有进步?不过,你提升的速度真是我所不能及啊。”

先寇布准将的话,让吉尔菲艾斯大人羞红了脸。

“真是不好意思。完全不是我自己的功劳啊,说起来实在惭愧。”

先寇布阁下欣赏着眼前的美景,脸上露出那种我这个年纪还无法理解的笑容。我想,大概是很欣赏我们大人吧。因为我就很欣赏啊。还有,总觉得如果换成杨提督的话,可能也是一样的表情呢。

这也是我认为我家大人会和杨提督成为好朋友的原因之一。两个人都不是汲于名利的人,都对自己的地位与能力是否相称而感到惴惴不安吧?

事实上,那些没有能力却身居高位的人,从来不会这么想的;只有像我崇敬的两位提督这样的了不起的人,才会每天自省,并更加兢兢业业。

敏兹给先寇布准将倒了一杯咖啡,给我和我家大人倒的却是极品的红茶。他微笑着解释,杨提督不喝咖啡的,最喜欢的就是红茶加白兰地这种奇怪的饮料。所以如果客人没有特别指定的话,在杨家里是只能喝到红茶的。不过,他泡的茶还真是不错。

他说者无心,我可是听者有意。回去一定要写在纪录中:杨威利提督喜欢红茶和白兰地。当时我们谁也没意识到,这个记录在两年后真的起了作用。

当时的我,只是对倒茶的男孩子起了好奇。这个尤里安·敏兹,难道真的只会做家务?杨提督的养子,就算没有天分,也该近朱者赤吧。再说,他还长了一副聪明面孔。

不管怎样,对今天我看到听到的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错过,要好好的记录下来。这个敏兹,说不定会成为杨提督的继承人呢。

原来先寇布准将是杨提督派来陪客人的,以我的观点则是监视兼探口风。我对这位准将阁下的警惕性又高了一层。难道他竟是杨身边的首席幕僚吗?

准将倒也不兜圈子,直奔主题而去:“罗严克拉姆侯爵的志向是什么呢?”

我家大人很诚实地回答了他:“莱因哈特大人想推翻高登巴姆王朝,建立一个公正、平等、充满朝气的新帝国。”

虽然罗严克拉姆侯爵的用心在帝国高层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但大人这么直截了当地宣诸于口,倒也是第一次。我想,就是罗严克拉姆麾下的诸位提督,心知肚明,也没听过这么明了的答案啊。

真是奇特的会谈,对敌人倒更加诚实。

“成为新帝国的皇帝。罗严克拉姆侯爵真是了不起啊,伟大的志向!不过,他想没想过更进一步呢?”

先寇布准将的词锋竟是如此犀利!不过,这不是太没有外交手腕了吗?如果打草惊蛇,岂不是得不偿失?

“罗严克拉姆侯爵一直是为了推翻不公正的统治、解放受压迫的民众而战的。我只能说,莱因哈特大人决不会制造无意义的战争、流血和死亡。”

吉尔菲艾斯大人很郑重地说出这番话。

我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这是无法回答的问题。即使是莱因哈特阁下的不二心腹,我家大人也不能做超出他能力的保证啊。

罗严克拉姆侯爵,那耀眼的光芒就来自于他锐利的霸气。而那全宇宙独一无二的野心,会因为掌握了半了银河系而满足吗?

吉尔菲艾斯大人也是心中有数的吧。

不过,如果统一了整个银河系,那就肯定不会再有战争了,民众将得到永久的和平。这不也很好吗?我想,罗严克拉姆侯爵在吉尔菲艾斯提督的辅佐之下,肯定会是最好的君主的,全银河系的人民都会受益。这不也很好吗?

照我看,同盟号称民主自由,民众生活得还不一定有我们帝国好呢。最起码,那个特留尼希特,我就一点好感也没有。这样的民主政府,早就失去了它民主的实质了吧?

如果,没有杨提督的话,罗严克拉姆侯爵统一宇宙,将是轻而易举的吧?会少死多少人呢?

可是从杨提督他们那一边来讲,没有罗严克拉姆侯爵,那两方就不必交战,也就根本没有战争了。

好难的选择啊。我皱着眉头想着,也许这不是我们能做出的选择。哪一种情况会更好,不是空想就能判断的。历史有复数的未来,但我们只能选以自己的立场来看最好的。如果妄想能够面面俱到,真就脱离人类的范畴了。

吉尔菲艾斯大人也是这样想的吧。以他的立场,只能选择莱因哈特阁下。虽然他的内心是反战的。但有时候,和平必须用战争来换取。

这个话题太沉重了,屋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先寇布准将摸着自己的下巴,不知道是否满意我家大人的回答,反正是一副不打算再问下去的样子。

敏兹紧紧盯着大人,眼神好像还满复杂的。我也懂,因为我看杨提督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吧。虽然真心钦佩敬仰,但立场不同啊。也许有一天,会死在彼此的手上呢。

而我家大人,倒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这个问题,在他决定跟随莱因哈特阁下的时候肯定就想过了。不管怎么样,就是这样了。也只能这样了。

这次走进来打破沉默的是杨提督和一位出众的美女。漂亮的金褐色卷发、淡茶色眼眸,再配上帅气的同盟军上尉制服,哇,美得简直让我想流口水。

“格林希尔上尉可是我们同盟军第一美人。”尤里安·敏兹小声跟我嘀咕。

因为彼此的立场相似,我突然不讨厌这个敏兹了,所以决定改口叫他尤里安。在能叫的时候赶快叫吧,说不定明年就在战场上见了。

“我们帝国军第一美人可比格林希尔上尉还要漂亮。”我故意向尤里安炫耀。

“呃?是谁?我没有听说过哦。”

“就是我们的最高司令官——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侯爵阁下啊。怎么样,没办法否认吧?”

尤里安好像有些无奈地看着我。是因为来者是客吧,不好对我提出公开的反驳意见。

“我很想亲眼见一见罗严克拉姆侯爵呢。杨提督说侯爵是不世出的天才。他只这么说过侯爵而已。”

“怎么说呢?有莱因哈特阁下在的时候,你就看不到周围的一切了,好像视野中只能有他的存在似的。是颗能照亮整个宇宙的超新星呢。”虽然这么告诉尤里安,我眼中却永远有我家大人的身影哦,就算侯爵阁下,也不能占据每个人的心吧。

不过,他却占据着吉尔菲艾斯大人的心和整个生命。

格林希尔上尉动作优雅地和我家大人握了手,眼神中是欣赏,却没有迷恋。

这倒是难得。跟随大人半年多来,我见过了太多用疯狂的眼神盯着我家大人的女性,如果一个妙龄少女没有对吉尔菲艾斯大人流露出垂涎欲滴的样子,那么只能说明,她已有心上人。

能和我家大人抗衡的,也只有杨提督了。我只稍稍转了一下眼睛,就看清了眼前的局势。格林希尔上尉果然是喜爱着那位虽不英俊却蕴藉温文的魔术师的。

至于杨提督,真真可怕。凭他敏锐如透射机的眼光,绝对不可能没有看出格林希尔上尉的心意,却只装出一副迟钝、不解风情的样子。不知道他对这样的美人还有什么不满;或者,他不想结婚吗?

且不管我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在三位成熟男性开始寒暄的时候,格林希尔上尉的兴趣转到了我的身上。

“你是吉尔菲艾斯大人的被监护人吗?”格林希尔上尉显然以为我和尤里安的情况相同。非常悦耳的声音。

“不是的,上尉。我只是我家大人的侍从兵。”对此,我并没有任何不满。帝国并没有未成年人必须有监护人的法律,何况是我这种政治犯的遗孤。只要跟在大人身边,我才不在乎那个。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已经可以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吉尔菲艾斯大人了。

“你叫见欢?全名是什么呢?你穿着同盟军的制服显得很漂亮。”用词暧昧,显然杨提督已经将我的情况告知了上尉。上尉想用女军官的身份来引诱我吗?

“我姓相,我的名字是E式的。”我很少提起我的姓。

“相见欢吗?好像在哪里读到过。对了,是公元时代古老东方的一首诗吧。”不知为什么,杨提督听到了我的回答,竟然真的说出了这个名字的出处。

在现在这个年代,很少有人是E式的名字了,像我和杨提督这样纯黑的眼眸和发色更是少见。我们身体里好像都流着古老东方人的血液呢。

估计是几个人都不大善于礼貌性的谈话吧,否则也不会注意到我的回答。

“吉尔菲艾斯阁下,你有一个很不错的侍从兵哦。”

“我很清楚这一点。这孩子跟了我不久,就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杨提督的夸奖让我十分得意,可是吉尔菲艾斯大人的认可,才是我努力的目标啊。一定是面红耳赤了。

先寇布阁下似乎还有任务,所以先告辞了。大概是要塞一下子涌入了200万战俘,治安上有些不稳吧。杨提督和我家大人进入书房密谈关乎宇宙和平的大事去了,只剩下我们三个“女子”和“小人”说些只会影响一公里以内事物的话题。

格林希尔上尉对我家大人赞誉颇佳,我也得意洋洋地提起吉尔菲艾斯大人在奥丁时的风靡情景,好像连布鲁胥百克公爵的女儿、十六岁的伊丽莎白公主对我家大人都是一见衷情、再见倾心呢。

我想吉尔菲艾斯大人在伊谢尔伦这么一露面,恐怕全要塞的女兵都会为他倾倒吧。就是男士们,也会有一个公正的评价才是。

格林希尔上尉转告了一位姓波布兰的少校的话,好像是说我家大人还比不上莱因哈特阁下之类的。

明显是想套出莱因哈特阁下的事嘛。

不过,恐怕要让上尉失望了。我也只见过帝国军最高司令官两次而已。因为回到奥丁的时候,吉尔菲艾斯大人是和莱因哈特阁下、安妮罗杰小姐一起住在史瓦齐别馆的。我知道大人的心全在那对“全宇宙最美丽的金翼天使”(大人的原话)身上,所以很识相地让他们独处,我借住在贝根伦格阁下的家里。实际上,只有巴尔巴洛沙才是我真正的家。

虽然只见过莱因哈特阁下两次(还是远远地看到),但和吉尔菲艾斯大人相处的时候,大人挂在嘴边上的只有那对姐弟,所以我也算知道不少侯爵阁下的事了。

大略思考了一下,好像说一点大人小时候的事没什么关系,所以就将吉尔菲艾斯大人和莱因哈特阁下、安妮罗杰小姐的相识经过,大人怎样追随阁下走上军旅生涯的事讲给了上尉和尤里安听。

“其实,我家大人如果不当军人会比较好,那么温柔的人呢,在战场上杀敌是很痛苦的。”我下了这个结论。

“杨提督也是一样啊。提督一直想当个历史学家,躲在边境行星,安安静静的旁观纪录历史的变迁。他常常为艾尔·法西尔的事懊恼。如果没有成为英雄,现在肯定已经退役了吧。两位了不起的提督,都不想做军人呢。”

尤里安有了谈话的兴致,给我讲述了杨威利提督“不幸”地成为军人的故事。

格林希尔上尉则对安妮罗杰小姐比较感兴趣。我想了半天,也只有“圣洁”这两个字。其实,我对安妮罗杰小姐倒更熟悉一些。她听吉尔菲艾斯大人提起我后,曾邀请我喝了一次下午茶。

那是一位女神般的人物,浑身闪着圣洁的光。与莱因哈特大人长得很像,但却给人完全不同的感觉,一锐利一柔和。真是奇怪,帝国最伟大的三个人,小时候竟然是邻居呢。是神的意愿吧?

时间过得真快,我和尤里安刚刚下了两盘立体西洋棋(战果就不用说了,自然是我全胜),杨提督和吉尔菲艾斯大人就从书房中走了出来。原来是晚餐时间了。

虽然只密谈了不到两个小时,两位提督好像已经比较熟悉对方了呢,神情举止上宛如陌生人的客套明显少了许多。

晚餐定在杨提督的另一位重要幕僚——卡介伦少将家里。我们毕竟不能公开到餐厅吃饭。而且听尤里安讲,卡介伦夫人的手艺比任何一家餐馆都要棒。

卡介伦少将家就在同一条街道上,但我们还是绕道买了很漂亮的鲜花和好吃的蛋糕才到少将家去拜访。亏得我早有准备。我从巴尔巴洛沙上拿了两瓶帝国四一零年的顶级白兰地,打算送给借安身之处给我们的杨提督当谢礼。现在先拿出一瓶送给卡介伦家是最恰当的了。

出来迎接客人的卡介伦少将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中等身材,是那种看上去就很精明能干的经理型人物,要塞事务总监。尤里安小声告诉我,卡介伦少将一打喷嚏,整个伊谢尔伦都会感冒。

顺便说一句,才一个下午,我和尤里安就成了朋友了。这个家伙不是那种讨厌的、虚有其表的幼稚小鬼,开始的时候我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晚餐非常的完美,卡介伦夫人不但手艺一流,还非常的幽默轻快,对我家大人颇多照顾(又一位拜倒在吉尔菲艾斯大人西装裤下的女性)。夫人的热情太明显,卡介伦少将阁下好像有些不快呢。好在这个家,明眼一看,就知道夫人才是当家的那一个。再能干的丈夫,回家后也会屈居下风啊。

在餐桌上,除了已经认识的先寇布准将,我又见到了杨舰队的另一位核心人物,亚典波罗少将。看上去非常之“朝气蓬勃”(说直接点就是有着不逊的味道),二十七八岁,年轻的提督。

这大概就是杨舰队的核心了。听说舰队副司令费雪提督在值班,大概是防备帝国军趁机偷袭吧;参谋长姆莱少将是位脸上写着“秩序”的人,这种暗箱操作的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最让我难忘的却是阁下们的唇枪舌战。我自认口才不错,巴尔巴洛沙也是帝国军中气氛最轻松的旗舰。但比起杨舰队来,我们真是有秩序啊。

杨提督是他们取笑的核心,加上彼此间的冷嘲热讽,好像用讽刺嘲笑才能表示对同僚的爱戴似的。气氛极至轻松,晚饭结束时,我好像已经熟悉了饭桌上的这些“敌将”,和他们一起生活了好几年似的;连吉尔菲艾斯大人后来也成了取笑的对象,应该是喜欢大人,才会如此吧。大人只是微笑着听,那眼光中是否有欣羡的成分呢?

真正的愉快,让我在回到杨提督的官舍、躺到尤里安的床上入眠时(尤里安睡客厅),都带着止不住的微笑。

而我家大人,则和杨提督坐在书房中,一人一杯馨香的红茶,畅谈了一夜。

黯然伤魂者,唯别而已。

伊谢尔伦的清晨,也散发着淡淡的植物清香。一层薄薄的雾霭,让宁静的要塞宛如公元时代水墨画师笔下的少女,温馨却伤感。

尤里安早早起床,给我演示了两遍冲泡红茶的步骤,还塞给我一大包大吉岭红茶。而我,只能在他的脸颊上留下轻轻一吻。

杨提督将我们送到萨希斯的泊位,和我家大人握握手,揉乱了我的黑发,目送我们走上战舰。

我回到房间换回帝国军制服(那套同盟军制服杨提督送给我了),走回舰桥,与吉尔菲艾斯大人一起,默默注视渐渐远去的要塞。

美丽的伊谢尔伦,不折不扣的虚幻女王,和我昨天早上看到的没有一分差别,但为什么,会让我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呢?

不再是敌人的要塞这么简单了。在我面前闪过的,是杨提督温和但深不可测的面孔,是尤里安单纯亲切的面孔,是先寇布准将带着我看不懂的微笑的面孔,是格林希尔上尉漂亮真挚的面孔,还有外面精明、家里吃瘪的卡介伦少将,自由不羁的亚典波罗提督,活泼能干的卡介伦夫人……

伊谢尔伦,一群我真心喜爱的人——杨舰队的家。

我偏过头,吉尔菲艾斯大人的睫毛是垂下来的,使我看不清他如海般深邃的双眸。连我这个从小颠沛流离、早就习惯了生离死别的人都会如此,无比善良温柔的吉尔菲艾斯大人,还要面临着以后战场上的无情搏杀,心中会是什么感受呢?

我做错了吗?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人,了解了“敌人”,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以后,还怎么能硬起心肠兵戎相见、拚个你死我活呢?也许无知会更幸福吧。

静默良久,吉尔菲艾斯大人温柔的声音响起:“准备瓦普跳跃,争取今晚赶上大部队。”

完全没有异状!我吃惊地看着大人唇边的那抹微笑。

“见欢,不要难过,会再见的。即使要经过战火鲜血的洗礼,我们也会有重逢的一天。总有那一天,和平的一天。我和杨提督都是这么想的。”

大人低下头,让我看到那暖眸中无比坚定的信念。

“为了那一天,我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