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灰色的 (4)

侯宇

他不是灰色的

4。

如果,太阳也可以抓下来的话,那么此时的布伦希尔德一定会把太阳公公抓下来痛扁一顿。可是,既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于是,橙色短发下精致的小脸只好扭在一起,一边抱怨着散发出超级热量的太阳,一边诅咒着让自己不得不站在耀眼阳光下的罪魁祸首。

“乔瑞·冯·奥贝斯坦,居然在自己的欢迎会上都会迟到,实在是太过分了。”碧绿的眼睛喷出比太阳公公更加灼热的火焰。

“布伦希尔德和乔瑞之间的战斗究竟谁会赢呢?来猜一猜啊。”马特西恩好笑的看着布伦希尔德涨红的小脸,拉过其他小鬼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战斗?为什么要战斗啊?大家不是同学吗?”亚力克抓了抓金丝般的头发,疑惑的问着。

“大家约好了在这里见面,然后一起到后面的山坡去开庆祝会,结果乔瑞已经迟到了十五分钟耶,布伦希尔德不是最讨厌人家迟到吗?等一下乔瑞来了,一定会很有趣啦,尤其今天的庆祝会还是布伦希尔德策划的啊。雅温妮斯,你说是不是?”马特西恩笑眯眯的征求妹妹的意见。结果,艾杰纳哈家的小姐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而已。

“雅温妮斯也这么认为哦。”马特西恩替妹妹回答自己。

“可是,大公妃要我们和乔瑞做好朋友啊,所以不可以让他们打起来啊。”菲利克斯一边拿掉亚力克头发上的一根细草,一边说。

“所以我们要帮乔瑞啊,如果打架的话,他那么安静又瘦弱,一定打不过布伦希尔德啦,毕典菲尔特叔叔有教过她肉搏战的技巧哦。”奥莉维亚眨了眨砂色的眼睛,开始吐槽。

“真的是重生的战神啊,毕典菲尔特叔叔的名字是和平,却给女儿起了战神的名字,难道银河真的不能安静吗?”梅克林格小姐开始大发感慨,于是,棕红色头发的瓦列少爷又开始头痛发作。

“艾蒂卡蕾达·梅克林格小姐,求你不要再写诗了,好不好,最多我陪你去画画,然后帮你拿画笔好不好。”

“好啊,明天就去哦。”艾蒂卡蕾达开心的拉住伊森的手来回晃动着。

“对了,布伦希尔德准备了什么节目啊,我是说欢迎会啦。”卡芙琳眨了眨乌黑的大眼睛,提出了困扰大家好久的问题,因为布伦希尔德无论如何都不肯泄露一点说。

“不知道耶。”其他七个小鬼一起摇头。

“那么,乔瑞去哪里了,知道吗?”卡芙琳再问。

“不知道耶。”七个小鬼再次一起摇头。

“那,我们想帮乔瑞也没办法了啊。”卡芙琳长叹口气。

“你们,在说什么啊?”布伦希尔德抱怨之后,发现大家都聚在一起小小声的说着什么,于是好奇的靠过去,结果是复数的惊叫在阳光下散开。

“你们,究竟在做什么啊?”布伦希尔德开始皱眉,开什么玩笑,自己有那么吓人吗?将所有的不悦全数集中到那个事件的罪魁祸首身上,布伦希尔德对着笑得傻呼呼的太阳大喊着:“乔瑞·冯·奥贝斯坦,你再不出现,我就要用王虎的主炮轰烂你的床~~~~”

尾音还没消失,一个温和有礼,同时也很困扰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对不起,我好象迟到了啊,这里实在是太大了,我迷路了呢。”

“乔瑞·冯·奥贝斯坦。”以上七个字是布伦希尔德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叫我乔瑞吧。”亮灰色的眼瞳里有着满满的笑意。那个有着碧绿眼睛的女孩好好玩哦,橙色的头发也很耀眼,嗯,大公妃要我和她做好朋友耶。这样想着的乔瑞露出了更大的笑容。

“什么啊,笑的象个白痴一样。”虽然这样说着,可布伦希尔德还是原谅了乔瑞的迟到。

“布伦希尔德,欢迎会究竟要怎么开啊?”菲利克斯叫住想要跑开的布伦希尔德。

“跟我来啊,今天我们就开个酒会吧,我问过我爸爸啊,他说黑色枪骑兵都是这么欢迎新人的。”布伦希尔德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拿出昨天偷渡出来的酒。

“喝酒啊。”奥莉维亚眨眨砂色的眼睛,想起妈妈总是不要爸爸喝酒的样子,于是直觉的认为自己不应该喝,可是,欢迎会耶。“嗯,我去帮你们拿杯子吧。”迅速的想到借口,奥莉维亚不等布伦希尔德表示同意就跑开了。

“菲利克斯,我也想尝一尝耶。”帝国皇帝抬头看向棕黑色头发的好朋友。

“亚力克,那个,不太好吧,喝多会醉耶。”菲利克斯犹豫着。

“只喝一点点啦。”冰蓝的瞳眸里写满了希望。

“那,好吧,只喝一点点哦。”菲利克斯放松了限制。

“喝酒啊,喝多了会很难看的,我才不要喝啦。”梅克林格小姐皱起眉头。

“那,我也不要喝了。”伊森看着艾蒂卡蕾达难看的脸色,决定不去做梅克林格小姐讨厌的事情。

“喝酒会伤身体呀,如果酒精含量高的话,很容易醉哟,如果醉了的话,常常会做出很奇怪的动作,说出很奇怪的话,而且,自己完全不记得呀…………”马特西恩开始为大家讲起喝酒的危害,当他看到布伦希尔德铁青的脸色时,选择聪明的闭上了嘴巴。

“卡芙琳,你也不喝吗?”布伦希尔德转向一直带着甜甜笑容的朋友。

“嗯,我也不想喝耶。”卡芙琳为难的笑了笑。

“乔瑞,你会和我喝吧?”布伦希尔德抓住乔瑞的衣领大叫。

“嗯,好啊。”乔瑞抓了抓黑色的卷发,一直处在半昏迷状态而躲在一边的他根本不知道布伦希尔德要自己做什么。

于是,狮子之泉皇宫后面山坡的大树下,十个小鬼开始了欢迎新同学的欢迎会。

“乔瑞,一口喝下去吧。”布伦希尔德在乔瑞的杯子里倒满威士忌。

“哦,好。”不知所以的乔瑞拿起杯子喝了下去。

“喂,乔瑞,你怎么了?”布伦希尔德刚喝了一口,看到摇摇晃晃的乔瑞,奇怪的拉住他问道。

“我,最喜欢布伦希尔德了。”在亮灰色的眼睛闭上之前,乔瑞模模糊糊的吐出了以上的话。

“什么啊,我最最讨厌乔瑞了啦。”布伦希尔德在乔瑞耳边大声喊道,可是,黑发的男孩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彻底的睡死了。

“什么啊,才喝了那么一点就倒下去说。”橙发的女孩不满的嘟起嘴,“亚力克,我们来喝。”

……………………

一个小时后,出现在大公妃面前的是横倒的二个小小的身体和满脸通红的布伦希尔德以及,空空的威士忌酒瓶。

为了喝酒事件而受到惩罚的布伦希尔德在禁足解除之后,才听说,乔瑞整整睡了三天才醒过来。“什么啊,酒量那么差的人。”这是当时布伦希尔德的反应。可是,乔瑞在睡着之前所说的那句话却被橙发的小女孩彻底的忘光了。

“卡芙琳,乔瑞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呢?”奥莉维亚在之后的某天里突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只是想试试爸爸新开发的自白剂有没有效果啦。”卡芙琳一脸甜甜的笑容。

于是,这件事成为了永远的秘密。

……………………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呢?帝国元帅保持着神游的状态直到看清了镜子中的倒影。

“这是什么衣服啊?”帝国元帅发出了极为恐怖的尖叫。

“很漂亮啊,和元帅您很配啊。”女官们看着布伦希尔德身上那件天蓝色的贴身晚礼服,对元帅的反应十分奇怪。那件礼服很好的突出了元帅优美的身体曲线,也衬托出高贵的气质啊,可是,元帅的反应…………

“我要去换回军服。”布伦希尔德转身就走,结果却踩到了过长的裙摆。

天,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布伦希尔德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一天中第二次亲吻地毯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可预期中的坚硬地面并没有出现,取代的,则是一个温暖的胸膛。

嗯,当时的情况在女官们看来就是生气的元帅转身就走,结果却以标准的投怀送抱的姿势扑进了刚刚推门进来的男人怀里。

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记忆中的,亮灰色的眼眸与那一贯的,让人想要狠狠打掉的温和笑容。

“你…………放开…………”清脆的声音在更衣间响起。

那个,奥贝斯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