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同人]日月的光辉(4) (4)

侯宇

第四章

走出狭窄的隧道,展现在罗严塔尔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停车场,不过好像已经荒废了的样子。

蕾尼莉达熟练的打开一个隐秘的车库,里面停着一辆优美的流线型车体的深蓝色地上车。只是在车门上有一个刺眼的金黄色贵族家徽。示意罗严塔尔坐上车,蕾尼莉达从后车厢里拿出了两支气爆枪。

"阁下,希望发烧不会影响您射击的准确性。"蕾尼莉达将驾驶席的自动装置打开,开始熟练的调试着手边的武器。

"真是对不起,让小姐遇到这种事。"罗严塔尔微笑着向蕾尼莉达致歉。

"没什么关系,只是又要找藏身的地方实在是太麻烦了。人家本来很喜欢这里的说。"

地上车如一颗深蓝色的流星,划破了昏暗的街道。

"已经是晚上了吗?"刚刚注意到天色的罗严塔尔惊讶的问道。

"是啊,您已经睡了二十多个小时了呀。"

居然会因为小小的感冒而昏睡二十多个小时,罗严塔尔哑口无言的叹了一口气。

转过了一条横街,前面出现了五辆地上装甲车。一个趾高气昂的中尉通过通讯回路命令蕾尼莉达立即停车。蕾尼莉达并没有打开可视通讯,只是将车在一边停下。

走下车的蕾尼莉达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贵族小姐特有的骄傲与不耐烦的神情。面对拦住去路的私兵先发制人的质问道:"你是什么人,居然赶拦住我的车子?"

"菲尔格尔男爵有命,今晚不许任何人从这里经过。"上尉搬出了自己的主人。

"菲尔格尔男爵?"蕾尼莉达冷笑着问道:"你是菲尔格尔男爵的人居然胆敢拦住我的车,难道你没有看到我车子上的家徽吗?"

刚刚注意到的上尉立刻改变了态度,低头哈腰的开始讨好蕾尼莉达。

"原来是候爵小姐,是下官有眼无珠,拦了候爵小姐您的路。"冷汗从上尉的额头上汩汩流下。

"算了,反正你们是在替男爵办事。不过你怎么还在这里呀?我都不知道原来男爵的手下这么没用。"蕾尼莉达尖刻的语调刺激着上尉的神经。

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将手插进衣兜,蕾尼莉达按动了发动安装在房间内炸弹的按键。随着两声爆炸,鲜血和惨叫声划破了夜空的寂静。上尉立刻拦在蕾尼莉达前面,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

"出了什么事?"蕾尼莉达装出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

"小姐,请您回避,这里下官会处理的。"说完,上尉命令私兵们向目标物突击,而自己却带领着几个人留下保护蕾尼莉达。

看着私兵们冲进了自己的房子,蕾尼莉达在心里暗暗骂了声笨蛋,然后启动了最大的一颗炸弹。随着一声巨响,整栋房子连同那些倒楣的私兵们都化为灰烬。

没有想到,整栋房子都会爆炸的上尉惊呆的回头看向蕾尼莉达。可是迎接他的却是一把穿透心脏的冰冷的匕首。

"不要那样的看我,要恨就恨你们的主人菲尔格尔男爵吧。"轻描淡写的说完这几句话,蕾尼莉达将上尉的尸体推向呆立在一旁的其他人。

由于私兵们对于突发事件的惊讶及绝对不能攻击贵族的传统桎梏,使得蕾尼莉达有绝对足够的时间躲到装甲车的后面。

"阁下,接下来要看您的了。"通过手腕上的呼叫器呼叫着罗严塔尔,蕾尼莉达将接下来的事情推给了罗严塔尔。

苦笑了下,罗严塔尔拿起填满了能量的气爆枪开始了清扫活动。一向习惯于仗势欺人的私兵们唯一缺少的就是作战的勇气。三两下即被罗严塔尔送入了地狱。

"真是和他们的主人一样的笨蛋呢。"蕾尼莉达端庄秀丽的红唇掠过了一丝残酷的微笑,看着自己沾满了血污的双手和已然消逝在火焰中的生命轻蔑的笑着。

有如死亡一般的沉寂覆盖在罗严塔尔的心里。虽然在战场上见惯了死伤,可是今天所遇到的事不得不让自己感到惊讶。那么美丽的女子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杀戮的场合,可是她所做的一切却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一丝犹豫,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她这种生活的方式呢?

"艾利达斯小姐……"罗严塔尔轻声呼唤着蕾尼莉达。

猛然回头的蕾尼莉达眼中有着深深的明显的刺痛,可是一瞬间即已换上了平静的面具。

"对不起,阁下,可以的话请叫我蕾尼莉达,我并不想冠上那个卑劣的姓氏。"平静的语调中却有着深深的化不开的悲伤及痛苦。

"还好周围的人都已经搬走了,否则的话,伤及无辜可就不好了。"喃喃自语的蕾尼莉达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再次开口的时候仿佛已经将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忘记了一样。

"罗严塔尔提督,可以暂时在府上借住吗?我会很快找到新的藏身之地的。"

看着蕾尼莉达希冀的样子,罗严塔尔怎么也无法拒绝,只是默默的点点头。既然一定要和她扯上关系,那么还是将她放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好一些吧,就看看她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花招。也许,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来调剂生活呢。

燃烧后的热风席卷着整个街道,可是罗严塔尔的心里却有一个角落感觉的丝丝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