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谢伦的实习日记 (3)

YJ

伊谢伦的实习日记

伊谢尔伦的实习日记(节选三)

宇宙历七九七年二月十六日 星期五 阴

这两天我和卡介伦少将在事务本部忙得天昏地暗,夫人不放心,倒是来看过两次,每次都有带炖的汤和一些美味的肉卷,这是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

忙了这么些天,至今为止我也只知道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之间会有一场大的俘虏交换仪式,其它的,少将一概不提。其实我也明白,处于我这个军阶上,当然有些事情是不能让我知道。但心中还是有一点儿……遗憾。不过最遗憾的还是由于事务繁忙,杨上将最近是不会有时间到少将家聚餐了。

其实想想也真是奇怪,我居然对杨上将会不会来少将家比那个俘虏交换仪式更感兴趣。哎呀!哎呀!看来我也并不是一个称职的军人啊!

除了最近我有些精神不振以外,也常常听见卡介伦少将叹气。

“哎呀!YJ啊!本来双方交换俘虏是一件好事,但是里面却偏偏搀杂了一些不知名的肮脏东西!”

虽然没有完全明白少将指的是什么,但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其实我倒觉得没什么,本来军政就是密不可分的,虽然也十分讨厌一些政客的嘴脸,但表面上也不得不承认。我在想,之所以反应没有少将那么强烈,应该是我没有处在他的位置上,或者是想法太单纯的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少将会将我拿来和一个叫尤里安·敏兹的少年比较。

“YJ啊!你比尤里安大五岁,可是感觉上他要比你老成哦!”

每次一听到这样的话,我心中就不大舒服。那个尤里安·敏兹,我倒是没见过,不过听说他是杨上将的养子。我在想,既然是杨上将的养子,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人吧!至少周围的人是这么评价的!

宇宙历七九七年二月十七日 星期六 晴

今天在本部餐厅吃过午饭以后,卡介伦少将带着我一块去伊谢尔伦的军港视察。没想到却在那里意外的遇见了一个人——要塞防卫指挥官华尔特·冯·先寇布准将。

在我所见过同盟军官中他算是长得相当英俊了,个子很高,头发颜色是介于灰色与棕色之间,年龄……我估计是30岁左右吧!

“我看见阁下会如此的繁忙就知道杨提督会是如此的悠闲了!”

“对啊!那家伙是一个连呼吸能省都尽量省的人。”

两人笑呵呵的打着招呼,但是在我看来他们的挖苦功夫简直就是同出一辙。

“您好!阁下!”虽然对于意外的见面有些惊讶,但还是不至于忘了军阶的差别。

“哦?卡介伦,你什么时候换的副官啊?”

“这是我的新助手YJ少尉!才从海尼森调来不久!”

“哦?你就是那个‘洋姜少尉’啊!哈哈哈……”

“是的……阁下……”看来我这个名字还真是……深名远播。

我想,不得不苦笑的情形大概就是这样了。

“呵呵!洋姜小老弟啊!你的运气还真是不好!在卡介伦的手下做事会非常辛苦的!”

“是啊!如果不辛苦,你能顺利拿到这个月的酒钱吗?”

“是的!是的!”先寇布准将苦笑了一下。

“对了……还有……”卡介伦少将突然压低了声音……

可能又是什么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吧!下意识的,将注意力移到了忙碌的航空码头,今天来伊谢尔伦的运输船似乎多了很多。也对啊!后天就是那个什么俘虏交换仪式了。

也许明天会更忙的……好想念夫人的酱汁熏肉三明治啊!

“再见了!洋姜小老弟!下次带你去伊谢尔伦最棒的酒吧!”

“再见!阁下!”我行了一个军礼。

“他对你的印象还不错嘛!”后来卡介伦少将这样笑着对我说。

但是我想来想去,始终觉得这个“印象还不错”似乎和我的名字有很大的关系。记得以前听夫人提过,每次聚餐时,好像都是先寇布准将先将盘中的姜丝肉卷吃完的……

宇宙历七九七年二月十九日 星期一 晴

今天,就是卡介伦少将最期待的那个俘虏交换仪式,也是我最期待的可以见到杨上将的日子。

但是……

卡介伦少将作为杨上将的幕僚,去接待帝国前来进行俘虏交换仪式的军官们。而我则被分配到航空港口去登记帝国军进出港的运输船以及被释放回来的俘虏。

结果,我忙得连去仪式会场的时间都没有了,当然就更没有机会见到杨上将了。不过,在九点半左右我在港口的自动扶梯上看到了帝国军派来的代表——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上将。杨舰队的高级军官们已经够年轻了,但是他还要年轻,年龄大概和我差不多,身高也比我高出个十几公分,最抢眼的还是他那头仿佛用红宝石溶液染成的红发。温柔的微笑给人一种很祥和的感觉。实在是想象不出,他会是帝国军首屈一指的悍将。

差不多的年龄,却有着天渊之别的军阶。看着他,我心中忽然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今天进港的帝国军舰共有240艘,我军归来的俘虏有……”下午回到事务本部大楼,我开始向卡介伦少将汇报港口的工作情况。在汇报完以后,少将突然问了我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

“YJ觉得他怎么样?”

“什么?阁下?”

“我是指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上将!”

“报告长官!我今天一直在港口工作,没有去会场,所以没有什么印象。”

“哦……”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撒谎,但是当时心中确实有一股暖暖的感觉流过。也许我只是不想承认对敌方的军官居然抱有好感吧!哎呀!哎呀!这实在不是一个称职的军人该有的想法啊!

回到少将家里的时,夫人已经做好了满满的一桌子的佳肴,带着的微笑,等着我们归来。

后来……帮夫人到她房间去取东西时,发现床头柜上的照片变了,照片中人物的头发颜色由金黄色变成了红色……

宇宙历七九七年二月二十日 星期二 阴

经过昨天的俘虏交换仪式后,除要塞事务本部以外,其他部门的工作人员大都有个一天或是半天假期。当我向卡介伦少将询问为什么待遇会如此不公平时,他居然用一句“只要是事务本部的人,就不知道什么是假期”的话将我搪塞过去。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俘虏交换仪式过后的确还存在许多待解决的问题。经历了生与死的俘虏们为了摆脱战场上和被帝国军管制期间所留下的阴影,而吸食毒品和迷幻药。也有一些俘虏因为按捺不住心中涌动的血腥味而打架甚至杀人。如果只是对方的俘虏还好办,就直接进行高压管制或是枪决。可是他们是我们自己的士兵,换句话说是我们将他们推到战场而使他们变成这样的。看见这种情况,与其说是不好处理,倒不如说是痛心。

就像今天晚餐过后,先寇布准将约我和卡介伦少将一起去酒吧喝酒。正巧碰上了奥利比·波布兰少校和一群俘虏在酒吧打架,主要原因好象是那群俘虏调戏了波布兰少校的女人。

“那个波布兰,好象认为伊谢尔伦的女人全都是属于他的。”

“不是好象,其实他就是这么认为的!”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依旺·高尼夫少校举着酒杯向我们打招呼。

“喜欢头脑发热,又容易受到挑衅,真是一个不可救药的家伙!”

先寇布准将刚将他数落完,就忍不住对几个喝醉酒,肆意砸店的俘虏大大出手。

“简直就是半斤八两嘛!”

卡介伦少将正准备制止,就被一旁的高尼夫少校给拦住了。

“阁下不必担心,他们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决不会有事的!”

“是吗?但是我担心的是那些俘虏的性命,还有为了他们打架而支付的费用。”

“YJ啊!等一会你去清查一下,看看他们损坏了多少东西!”

“顺便再算一下被他们打伤的俘虏大概需要多少住院费!”

“我一定要从他们这月的工资中扣除。”

“是的!阁下!”我和高尼夫少校忍不住笑出声来。

“对了!先寇布这次就放过他!但是那个波布兰的就一定要算!”

刚想问“为什么”,负责治安的宪兵就赶到了现场。卡介伦少将只说了一句“不要妨碍他们工作”就拉着我赶快离开了。其实我倒觉得他想说的是“不要让他们认为我和那些丢脸的家伙有关系!”

在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对着我大发牢骚。

“YJ啊!我今天心情真是糟透了!”

“阁下……”

“那些高唱着战争赞美曲的人龟缩在离战场最远的地方,却让士兵们成了他们混帐理论的牺牲品。”

“战争所引发的种种社会问题会像火山喷发似的不断涌现出来!”

“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被送上战场,而他们中的一部分不是变成宇宙里的尘埃,就是变成今天我们所看见的那种俘虏!”

“阁下……”

“除了军队以外的其他行业一直处于人源不足的状态。而政府却将那些有希望的年轻人不断的推向死亡的深渊!”

“他们甚至还用杨的事迹来麻痹那些有着雄心壮志的年青人!说什么只要大家在战场上英勇作战,都可以像杨提督那样成为‘奇迹’!”

“简直就是荒唐透顶嘛!他们以为作战就像喝白兰地一样轻松吗?”

“阁下……”

“真不明白!杨和我,还有所有杨舰队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

“阁下……”

我感觉得出来,少将在处理俘虏问题上心情的沉重,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后来……回到家以后,卡介伦少将独自坐在书房里不停的喝酒。夫人没有阻止他,只是在十点钟左右送去了一碗解酒的蔬菜汤和一些糕点……

至于卡介伦少将为什么要放过先寇布准将,听夫人说,大概是前几天先寇布准将送给了他一个银河帝国生产的人狼牌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