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塔罗系列 (16)

Anavrin

XVI、塔:布朗胥百克公爵

正位:意外的灾难,危险,失败,因傲慢而受惩

逆位:小事故,小的错误,解决麻烦,挫折

无穷无尽的欲念,毁灭的通天塔

元素:火星

神话人物:海神波塞冬,宙斯的兄弟,海洋的统治者。手中的三股叉是威力无穷的武器。

**鲁道夫·冯·高登巴姆登上至尊之位以来,绵延五世纪的银河帝国的历史,是由腐败、

不公、强夺、少数支配这四种墨水来记录的。偶时会出现被称为名君的支配者,略为调稀

了墨水,想把他之后的历史以不同的颜色来记载,但那终究只是少数的例外。

**“安森巴哈,我不要,我不要死!求求你,想办法救我一命!我可以无条件向他投降!

我愿意献出领地和地位,只要能活下去!”

高耸云霄的巨塔因雷霆的劈打而崩塌,这是一张预示了破灭与沉沦的牌,告诉我们骄纵与

傲慢,必将招致灾祸。

按某种宗教的说法,傲慢、嫉妒、易怒、怠惰、贪欲、暴食、淫逸是人类的所谓七宗罪,

而高登巴姆家族及其附庸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最坏的样板。横征暴敛、穷奢极欲、麻木不

仁……这便是那些高高在上,无视庶民疾苦的门阀贵族们的生动写照。这样一个罪恶的巴

比伦,在雷霆震怒下旦夕而亡,相信没有一个人会觉得惋惜。

不过,有考据癖的评论家的疑问是,在一千多年后的未来,血腥残暴的铁血专制制度(甚

至是专制制度中最为野蛮的农奴制度)会再度苏醒与崛起,统治人类长达几个世纪吗?而

且,它诞生的背景不是源于外敌的入侵或文明的崩溃,仅仅因为厌倦,习于自由的人们就

这样放弃了自由,甘愿沦为他人的鱼肉?姑且不论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老调,玩过“文明”

的都会清楚,专制制度与自由民主制度所创造的财富与产值是绝不可同日而语的,这也是

为历史所证实的经验事实。人是自私的动物,作为一个农奴,他为主人所贡献的;与作为

一个自由人,他为自己所创造的,绝对无法等价。这也是社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必然导

致结构性变革的根本原理。在以光速计量的广袤宇宙,在持续进化的人类历史中,仅仅依

靠皮鞭与锁链加以统治,这是否可能?何况这种统治绵延了数百年之久。

而另外一个值得推敲的历史事件则是帝国与同盟间长达百年的战争。究竟哪一种政体更能

支撑战时体制,众说纷纭。但有一个值得参考的数据是,在历年来的战争中,更自由更民

主的一方取胜的机会往往更大。(有人也许会提到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的失败,问题是作

为城邦国的雅典是民主自由的,但提洛同盟却是非民主的,更非自由的。)在两个不同体制

的竞赛中,如果允许自由迁移与自由贸易,那么所有的人都会用双脚去投票,谁会笑到最

后是不言自明的。看银英的时候,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便是帝国一方神奇的财政运作。战争

不是简单的沙盘推演,或计算机模拟,而是一件费时费力费钱的大工程。当时帝国尚划分

为各封建领地,贵族享有免税权,官僚体系臃肿迟钝,真不知道其庞大的战争经费从何而

来,而且居然从没有因此引发民众(以及野心勃勃的贵族)的暴乱、叛变、起义或独立。(以

18世纪英法争霸为例,百年间三次全面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

七年战争,君主专制的法国屡败于立宪君制的英国,最后国内危机总爆发,王朝覆灭,国

王被送上断头台。)相比之下,民主制度的活力、更高的生产效率以及创造力却完全没有体

现。不能不说,帝国的统治者们乃至莱因哈特大帝,实在是一群过于幸运的人。